天津矿粉厂电话:18526678933

亚马逊全球利润_亚马逊的“瘟疫之年”:贝佐斯成全球首位2000亿美元富豪

更新时间:2021-04-18 20:25

原标题:亚马逊的“瘟疫之年”:贝佐斯成全球首位 2000 亿美元富豪

摘要【亚马逊的“瘟疫之年”:贝佐斯成全球首位2000亿美元富豪】受新冠疫情影响的2020年,美国众多小企业纷纷倒闭,失业潮也随之爆发。在这种情况下,亚马逊却还在进一步逆势巩固其在商业领域的统治地位。在一系列危机面前,亚马逊股价暴增,其首席执行官也成为了全球首位净资产超过2000亿美元的富豪。(36氪)

K图 AMZN_0

在小企业不断倒闭和失业潮爆发之际,亚马逊却在一系列危机中逆势发展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受新冠疫情影响的2020年,美国众多小企业纷纷倒闭,失业潮也随之爆发。在这种情况下,亚马逊却还在进一步逆势巩固其在商业领域的统治地位。在一系列危机面前,亚马逊股价暴增,其首席执行官也成为了全球首位净资产超过2000亿美元的富豪。

2020年3月,当新冠疫情在美国暴发时,商业领域立即出现了两种不同的局势:一方面,大多数小企业都被迫关闭,而另一方面,亚马逊却开始了新的招聘。

当时,我比较担心的是,随着疫情的肆虐,那些依靠兼职临时工和电商而获得优势的科技公司,其势头可能会进一步加速整合,而与此同时,大多数公司却都在大出血式地削减工作机会。

本地重要企业和机构原本体面的工作,也会被少数在线市场和平台的不稳定工作所替代。总之,那个时候的我,非常担心2020年会成为“亚马逊化”的一年。

随着独立门店的纷纷关闭,失业率也因此急剧上涨。在这种情况下,亚马逊(以及Uber、生鲜杂货代购平台InstaCart和外卖服务供应商DoorDash)等公司将迎来完美的时机。

他们可以通过雇佣临时工的方式抓住这一机会,既能够对传统零售业进一步施加压力,又可以把这些本来就不稳定的工作巩固为常态。

新冠疫情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趋势加速器,而这一趋势实际上很久之前就已经出现了。

在新冠疫情暴发的背景下,这一趋势直接把亚马逊和雇佣临时工的大公司推向了新的统治高度,与此同时,却必须牺牲独立门店及小企业的利益为代价。

看来,我之前的担心是对的。

如今,我们已经很难用言语去表达新冠疫情给经济发展带来的巨大破坏,也很难再去夸大政府在针对员工和小企业扶持方面的近乎失败。

数以百万计的人都丢掉了工作。即便在经济稍微复苏之后,失业率仍然比2020年2月份高出3%。

根据美国著名商户点评网站Yelp发布的数据,截止2020年9月份,有接近10万家小企业永久关闭。小企业、独立餐馆以及“主街”的商店都是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市场主体。其中,有接近60%的企业都选择了永久性闭店。

此外,包括美国本土休闲服装品牌J.Crew和国际高端连锁食品店Dean and Deluca等主要零售商也申请了破产。

因此,我们也不难理解,国际知名非营利组织阿斯彭研究所(Aspen Institute)之前发布的一篇研究称,美国境内多达4000万人都付不起房租,现在正处于被驱逐的边缘。

随着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颁布的驱逐禁令在2021年1月1日到期,一场规模几乎难以想象的危机又迫在眉睫。

译者注:2020年9月1日,美国CDC宣布为期4个月的禁止驱逐租客禁令,禁止房东驱逐因新冠肺炎疫情使经济受到沉重打击的欠租租客。禁令的有效期至2020年12月31日。

与此同时,亚马逊今年深秋又开始了今年第五次大规模招聘,以满足其在今年销量剧增、利润创纪录的情况下不断增长的消费需求。

那些失去了调酒和卖书工作或者自己经营的小本买卖的人,很可能就会去亚马逊申请临时工作机会,成为无法享受正式员工福利的兼职Amazon Flex配送司机,或者在物流配送中心做一名季节性临时工。

译者注:Amazon Flex是亚马逊推出的一项服务。亚马逊通过付费给兼职司机,让他们帮助亚马逊将包裹派送给客户。

2020年7月,《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发布的一篇文章中,介绍了亚马逊在疫情下的“跌跌撞撞”。其中,包括亚马逊物流配送中心出现的各种混乱、失误和抱怨,比如亚马逊未能充分地保护员工免受致命病毒的侵害等等。

尽管如此,在过去的2020年中,亚马逊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而且还成功地扭转了各种危机,其中包括仓库感染新冠疫情的员工死亡人数的增加,仓库员工为了争取更完善的保护措施而罢工,以及通过解雇对亚马逊工作条件不满的员工来打击不同意见等。

[2020年12月,美国国家劳动关系委员会(National Labor Relations Board)指控亚马逊今年非法解雇了一名员工,该员工在新冠疫情期间对工作场所安全性发出警报,于4月6日下班后在纽约州史坦顿岛的亚马逊仓库外领导了一场抗议活动。)

在亚马逊内部,至少有10名员工因感染新冠病毒而死亡。亚马逊官方并不会公布因感染新冠病毒而死亡的员工人数,但其在10月份承认称,亚马逊共计约有2万名员工感染了新冠病毒。

与此同时,亚马逊也因为在其供应链中优先考虑生活必需品,而遭到了广泛的批评。

译者注:2020年3月,亚马逊发布公告称,由于家庭必需品和医疗用品等商品的销量骤增导致的缺货问题,亚马逊海外仓物流服务FBA将暂时优先考虑日常必需品、医疗用品和高需求产品的入库,以便其更快地入库、补充和配送这些产品给客户。对于上述类别以外的产品,亚马逊暂时禁止了发货功能。

批评者称,亚马逊在平台上优先推广自己的产品,而丝毫不顾本来已经在苦苦挣扎的第三方供应商的利益。

2020年4月,《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发布了一篇独立调查报告,揭露了亚马逊结合后台大数据分析后以更低廉的价格上架第三方供应商热销产品的行为。

报告中也提到了备受关注的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出席国会反垄断听证会一事。

尽管有这么多“跌跌撞撞”,亚马逊的利润却逆势大增。据科技博客VentureBeat,亚马逊“2020年第二季度实现的52亿美元季度利润,是其26年发展历史上的最大季度利润。在第三季度,亚马逊再次打破该记录,季度利润达到了空前的63亿美元,年同比增长200%”。

亚马逊2020年第3季度营收和净利润。其中,净利润突破新高,达到了63亿美元。图片来源:FactSet, Compnay reports

据贝佐斯称,亚马逊“仅仅在2020年就创造了超过40万个就业机会。”在第三季度,亚马逊的员工总数超过了112万人,年同比增长达到了50%。

对于亚马逊遭遇的这些“跌跌撞撞”,有种说法称,这刚好可以帮助沃尔玛和塔吉特(Target)等竞争对手在电商领域站稳脚跟。但实际上,这种说法显然是言过其实了。

仅仅指望亚马逊这一个平台,不太可能完成数以亿计美国用户的订单配送,其中许多人还是因为疫情而首次在家下单购买商品。因此,显而易见的是,其他寡头垄断零售商必然能从中分得一杯羹。

就所谓的“跌跌撞撞”而言,如果能让一个企业在一个季度能获利63亿美元,这种“跌跌撞撞”可能也算不上真正的“跌跌撞撞”。

与此同时,贝佐斯的净资产突破了2000亿美元,成为历史上第一个如此富有的人。

他的净资产,超过了地球上大多数国家的GDP。在全球近200个被国际普遍承认的国家中,除了52个国家外,贝佐斯比其他所有国家都富有。例如,贝佐斯的个人财富就超过了匈牙利的GDP。

贝佐斯个人财富的上涨,主要是因为亚马逊股票在新冠疫情期间上涨了86%。不久前,众多分析师还在鼓励投资者,进一步买入亚马逊的股票。直至今日,仍然有许多投资者在买入亚马逊的股票。

亚马逊这个科技寡头的所有者比许多欧洲国家都要富裕,但与此同时,4000万美国人却还需要依靠CDC的驱逐禁令,来帮助他们在大流行期间有个落脚点。

这就是亚马逊化所带来的世界。这就是2020年科技领域的核心故事。它也不可能被视频会议软件Zoom的崛起、Facebook的假消息或者《通讯规范法案》第230条所取代。

译者注:据美国《通讯规范法案》第230条规定,互联网服务供应商无需为第三方用户的言行负法律责任,同时也保护了互联网服务供应商出于善意考虑,限制平台上出现的冒犯性内容的权力。这一条规定通常被视作社交媒体平台的保护伞。

亚马逊化所带来的变化,刚好与另一个重大进展相辅相成。只不过,在11月疯狂的美国大选中,这个重大进展在某种程度上却没有博得更多的关注。

这个重大进展,实际上指的是美国加利福利亚于2020年11月通过的22号提案。这一提案实际上保护的是Uber、Lyft和亚马逊等公司,允许他们不必将网约车司机或者兼职配送司机归类为正式雇员。

这一提案还能防范这些公司的员工组织在一起。这意味着,那些员工可能永远都得不到公司福利、医疗或工伤保险,即便他们每周工作80小时也是如此。

Uber和Lyft已经在试图将这种模式输出到其他州,并在全国范围内形成统一标准。随着亚马逊化的蔓延发展,如今的员工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弱势。

在亚马逊这样的公司里,这个时候成为弱势员工可能并不是好时机。员工的工作条件仍然非常危险,随着疫情在全国范围内的进一步扩散蔓延,亚马逊物流中心的局势也非常紧张。

在11月的黑色星期五假期,全球各地亚马逊仓库的员工发起了一系列抗议罢工活动,呼吁亚马逊重视工作场地的防护措施,同时改善员工的工作条件。其中,还有一些人甚至在贝佐斯位于纽约的豪宅楼下发起了抗议。

亚马逊表示,其在员工防护设备方面的投资超过了数十亿美元,并且还在游说并要求CDC将其仓库员工纳入疫苗优先接种人群,“尽早”让他们接种疫苗,以便让他们尽可能地保持高效工作。

然而,新一轮疫情的蔓延暴发,对亚马逊全球各地的物流配送中心都产生了冲击。

亚马逊远没有信守其承诺,在保护员工的努力方面更加公开,却反而在让实际政策及流行病应对措施更加透明等方面背道而驰。

对此,加州司法部已起诉这家科技巨头,试图让其配合该州对亚马逊物流配送中心工作条件的安全调查。

在亚马逊内部,没有健康保险的员工正在经受这场疫情最致命的阶段。

当员工们正在权衡是否应该待在家里,或者冒险被驱逐,亦或者选择去上班但有可能增加感染风险的时候,因亚马逊化而变得最富有的受益者,却安全地待在家里,看着他们的财富不断增长。

在疫情期间,美国614位亿万富翁的财富总计增加了9370亿美元,直逼万亿美元。如果你去了解福布斯富豪榜前30位富豪在疫情期间的收入,你就会发现,他们大多数人的财富都在增长。

在科技的助力之下,他们得以让员工在恶劣工作环境下工作,或者得以去剥削不稳定的劳动力,又或者得以去支撑达成前述目的所需要的系统。

[一则广为流传的消息指出,如果美国前四名亿万富翁捐出足够的收入汇集在一起,并且向每个美国人支付3000美元的话(远超之前美国政府刺激计划中的金额),他们仍然会比年初时更富有。]

这些富豪,主要就包括沃尔玛、Zoom、甲骨文、耐克、微软和亚马逊等公司的首席执行官。

虽然我们已经了解了他们在过去这一危机之年中所获得的天文数字般的利润,但我们还没有完全认识到背后的代价:地方机构的崩塌,社区文化的空洞化,以及众多就业机会的丢失等等。

对于这个苍白、不稳定的统治地位越来越明显的世界,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亚马逊化。在地球上最糟糕的一年中,这一半自动化的配送机制,让本来就已经极度不平等的问题显得愈加突出。

(文章来源:36氪)

(责任编辑:DF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