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矿粉厂电话:18526678933

亚马逊冒险_亚马逊雨林的奇妙冒险

更新时间:2021-04-19 18:07

与外界的连接方式只有航空和水路,伊基托斯是世界上最大的陆路无法到达的城市,它以一种丛林都市独特的气息而闻名于世。

放下行李,我便迫不及待的去了它的贝伦棚户区。这里有成千上万的居民住在随着潮起潮落而起伏的棚屋中,独木舟每天从7点开始贩售丛林产物。市场在贝伦的南面,这是世界级的棘手之地——凡是会动的,这里都有的卖、有人吃,包括各类的肉、鱼、海龟、巨嘴鸟、猴子甚至凯门鳄,这里可不管什么濒危动物。还有一处是萨满草药和泡着各种蛇的药酒区。

这完全符合我想象中的亚马逊,潮湿,浓烈,且巫气弥漫。

但是对于第一次前来一探亚马逊雨林的我来说,这地方根本无从下手准备:无论旅行指南还是电影资料。整个雨林总面积足有550万平方公里,相当于大半个中国的面积,远超过任何能想到的概念。当我从莱西蒂亚降落,从飞机的舷窗俯视这片无限宽广的雨林时,觉得眼前简直就是另一个星球。

四天三夜六人行的序曲

所以,当务之急,我需要找到一位靠谱的向导。而事实上,当我一从市场出来,就被一家名叫“Amazon Backpackers”旅行社的“销售代表”拉进了他的办公室。他先是用日文和我打招呼,见我没反应,冒出一句中文“你好”,然后开始用英文介绍行程。只能说文案写的非常成功,再加上他铿锵有力的语调,颇有一种林中之王的气势,我立刻被打动了,虽然价格不菲,但并没过多考虑就预定了四天三夜的行程,明天一早出发。

第二天清晨,在头一天各种时段被各“销售代表”拉进那间办公室的游人,临时凑成散客团队,从码头出发了。我们一行六人,六人都来自不同的国家,中国、英国、法国、美国、澳大利亚和一个祕鲁本地人,巧合的是,我们六个人都是独自出来旅行的。古龙说过一句话:“有时候我们与谁同行,比去哪更重要”。旅行的一部分惊喜,便是来自你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样的同伴,他们人生中的某一时刻与你重合,而你也不知不觉成为他们故事中的一个角色。

我们先要坐两个多小时的快船进入支流某处的营地。在船上大家开始攀谈起来,无非也就是从两个哲学问题下手“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来自法国的小伙Jordan刚在智利做完六个月的义工北上来秘鲁旅行了20天,这里是他的最后一站。英国人Sam混迹在各国教英文借此周游世界,这段时间正好在利马的一家学校教学,于是趁圣诞假期的空闲赶紧飞了过来。Sally是个冷面的美国老太太,住在加州,一个人出来一个多月了,没有任何旅行计划走哪算哪。来自澳大利亚的Keenan他的行程跟我有神一般的巧合,计划也是长达六个月,而他是从阿根廷由南向北贯穿美洲,结束完这四天三夜的行程后,他将沿着我来时的路,坐船去莱蒂西亚开始哥伦比亚的旅行,而我也将复制他来时的路线——经利马飞到库斯科开始印加帝国的探索。秘鲁利马女孩Coral说着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语,对我和Keenan的悠长假期羡慕不已,说自己也正计划gap year,最想去亚洲。

船在宽广平缓的河道上航行着,很快,转进到一条狭窄的水道,随后我们的目的地也到了。船泊岸,向导Ray在岸边迎接我们,这是一位皮肤黝黑矮小壮实有着典型印第安血统的男子。

我们的住所就在岸边,这里相当于我们在丛林中的大本营,吃住都在这里,向导会带我们做不同的探索体验。营地由三个大屋子组成,有着丛林中的传统样式——全木结构,第一间里有一字排开的6个房间和两个厕所,共用着一个大屋顶,棕榈叶覆盖的大屋顶被木头梁子高高举起,所以每个房间的声音和气息都是相同的。走出去第二间是吃饭的地方,接着第三间是挂着几张吊床的休息区。听着还不错吧,但当你发现蚊虫肆虐被褥潮湿并且没水没电的时候,就再也好不起来了。

初探雨林

就像旅行社的销售经理所说的那样,别指望这里是度假村是动物园,这是真正的大自然,危机四伏,要有心理准备接受大自然给你的一切,好的和不好的。

稍作休息后,Ray便让我们换上长筒胶鞋15分钟出发开始丛林徒步。徒步之前说一点不害怕,那肯定是骗自己。Discovery这么描述过:热带雨林不单是物产丰富的花园,也是这个行星上最好的战场,为生存进行的不停歇的无情战争,每分钟都在侵扰着这里的每位居民。换言之,这片林子里集中了各种可能的死法,我想丛林中的印第安人处在食物链的中高端,而我这样一个在城市中长大的人,应该认清自己作为食物链下端的处境。

且不说随时会踩到的毒蛇和剧毒的蜘蛛,单是常识里无害的蝙蝠、蚂蚁、蜜蜂都能够致命。比如从纪录片里曾得知亚马逊雨林里的一种吸血蝙蝠,它们的门牙像锋利的刀片,能迅速精准地刺破沉睡中受害者的皮肤。它们能分泌一种物质来防止伤口处的血液凝结,然后用槽状舌头舔食血液,有可能让受害者直接在沉睡中死亡。树林里有毒的蚂蚁能引起高烧和严重呕吐。还有一种马蝇会使人的皮肤下长蛆,马蝇在蚊子身上排卵,蚊子再将卵存放在人的身体上。蛆会从人体内开始吃掉肌肉组织,以螺旋状穿过身体。

带着种种的假想和疑虑,开始了丛林徒步。

我们在Ray的带领下先上了装有马达的独木舟。独木舟晃悠悠的左转右转避开浮在河面上的水草和枯枝,待Ray关掉马达,拿出木浆向一片水草和树林划去,我们便在一片丛林上岸了。

“杂乱”这样的词就是用来形容亚马逊雨林的吧。林子里的树木高大密集,还有各种藤蔓、古怪的树根穿插其间,因而更显得拥挤杂乱。Ray走在队伍的最前方用砍刀硬生生的劈出了一条路,“你们看这个,这是会走路的树”。有一种树每年都会在地上长出一些新的不定根,把整个树的支撑点逐渐平移,这是它们为吸收土壤营养而进化出来的方式,看起来好像树在走路。“再看这个”,一棵枯树包裹在一堆藤蔓中,“藤蔓在丛林中是无声的杀手”。

有些树上会出现丑陋的大鼓包,看上去像树上长出的瘤子,“这是蚁穴”,Ray把手搭在大鼓包上,马上就有几十只蚂蚁爬上了他的手臂。他迅速将蚂蚁搓碎,在手臂上涂抹说:这可是驱蚊良药,印第安人可没有驱蚊液,都靠这个。”

越往丛林深处走,枝桠越密集,每走一步都会被树枝藤蔓挡住前路,从观光者角度来说,雨林里物种的杂乱,最初让人感觉到丰富,而随着一步步深入丛林,这种最初的多样性,变成了一种单调——放眼过去一切并没有什么两样。树林密不透风,闷热潮湿,道路泥泞,每个人每时每刻都被密集的蚊虫包裹着。最初进入林子的新鲜感随着各种阻力而消失殆尽。

“我快死了,这地方简直就是地狱”最先崩溃的是法国小伙Jordan,他为了防蚊,在密林里也严严实实的裹着双层冲锋衣,把自己弄的一头大汗快要中暑,而露在外面的脑门却未能幸免,密密麻麻挤满了蚊子块。秘鲁女孩一进林子,便被藤蔓绊住摔破了腿。我则蹭到了一种带刺的草,草在我碰到它的那刻便像吸铁石一样迅速紧贴了我的手背,随后手背肿的老高。而上了年纪的Sally,显然是走不动了,一路都在扶着树杆喘气。

如果说此时的丛林就是地狱,那么夜间并且还下着暴雨的丛林就是十八层地狱了。

第二天晚上Ray带我们进行夜间徒步,丛林夜晚比白天活跃很多,像场不会停歇的多乐器组成的音乐会,也意味着蚊虫更加猖獗。不到20分钟,我们已经见识了十几种类型的蜘蛛,有黑色长毛比人脸还大的,也有四肢细长几乎和树干一个颜色,还有红黑相间有着可怕花纹的。Ray说,世界上最大的蜘蛛就生活在这片丛林,体型最长可大30厘米,寿命最高的可以活25年,它可以轻易的捕食吞下鸟类老鼠等小型动物,大家集体发出OMG的惊呼,Ray接着说道“不过不用害怕,到底你们还是比它大很多,它是吞不了你们的,而且它和所有蜘蛛一样,最喜欢吃的还是昆虫,并不爱吃你们”。

随着一阵闪电,开始下雨,接着越下越大,蚊虫被雨侵袭后全部躁动起来,成群的蚊子飞蛾以及各种不明飞行物充斥着整个林子,而脚下的泥地也瞬间变成泥潭,有些地方一脚踩下去深至膝盖,举步维艰,所有人都处于崩溃的边缘。不记得最后是怎样走出林子的,只记得在泥浆里翻滚了一圈之后不能洗澡的事实。而且在潮气很重的丛林,衣服一旦湿掉,永远别想干。

这就是真正的大自然,让我们这些自负的城市人节节败退。

艰苦又简单的丛林生活,也能让你迅速的了解身边的人,法国人Jordan无论何时何地无论在丛林里独木舟上还是在营地都把自己捂的严严实实,连长筒胶鞋时刻也不肯脱下,每次见我在到处挠痒的时候,都会一本正经的跟我说,手和身上可以随便挠,但绝对不能挠脸,不可以在脸上留下印子,懂么?而Sally这个冷面的美国老太太见我手背红肿,立刻从房间拿出了三种药膏,以命令的口气让我赶紧涂上,“如果没有效果就换另一种涂”。英国人Sam和秘鲁女孩Coral打的火热,Sam说的每一句话Coral都会笑个不停,感觉他们随时会爆发一场热恋。而Keenan可真是个十足的澳洲人,会抓紧所有的机会跳进河里游泳,虽然向导Ray告诉我们河里有食人鱼,但Keenan说我才不信这些,以至于第二天晚餐时间不见他的踪影时,大家都说,那家伙肯定去当了食人鱼的晚餐。

或许最初从大自然中孕育而生的人类才是这个星球最有趣的存在。

旅程渐入佳境

第三天,Ray决定带我们乘独木舟去更远的流域看看。

经历了前两天的坏天气,我们也终于开始转运,独木舟载着我们在安静的河面上轻巧的划过,阳光温柔的洒向河流大地,微风拂面,舒服极了。穿过一片狭窄的河道后,我们来到一片宽广的流域,如内陆湖一样。

Ray关掉马达,将船停在了“湖”中心,此刻万物无声,只有从远处丛林隐约传出的鸟鸣。突然,河面泛起涟漪并发出一阵呼吸声,瞬间又消失了,“那是什么东西?!”大家分别将疑问的目光投向Ray,“别急,好戏在后面,你们自己看”,过了一会,整个河面律动起来,我清楚的看到了粉红色的背鳍浮出水面,大家开始不淡定,船也随着大家的一阵骚乱左右摇摆,我们看到的是大名鼎鼎的亚马逊粉色淡水豚!在关于亚马逊的故事中,亚马逊河豚会在夜晚变成俊美的青年去迷惑少女使她们受孕,而转天清晨又会变回河豚的模样。如果知晓海豚们对性的开放程度,对这个传说也不会觉得奇怪了。

大家学着Ray吹起了口哨,吸引着海豚的注意,这些精灵们也很给面子,争着露出水面和我们进行互动。

但是它们始终没有像海洋公园里那些跳出水面,只可以看到它们偶尔浮上水面呼吸,但镜头永远慢了一步,被Discovery Channel宠坏的我们,真是嫌不过瘾。在河面上一个多小时,我也有幻想,如果海豚能浮上水面高一点就好了,让我拍到一张就足够。慢慢的,我发现这真是个坏习惯,我时常提醒自己,几乎所有地方,在网络上你都可以找到比自己拍的更好的照片,唯一无法取代的是在当下身在其中的感觉。这几天亚马逊教会我更多的用耳朵去听,林间的鸟叫,树丛中的虫鸣,以及海豚的呼吸声一点也不比它们的身影逊色。

同样让大家激动不已的是接下来钓食人鱼的体验。那是在另一片静如死水的支流。Ray给了我们一人一根自制的鱼竿,和大块的新鲜鸡肉。诱饵一丢下水,不到几秒就被吃个精光,手握着钓竿可以第一时间感受到它们强大的力量,而且它们智商高行动速度极快,拉杆永远慢一步,最后还是Ray成功的钓上了一条,大家围了上去,手掌大小背部呈红色,看起来并没什么威慑力,当Ray掰开它的嘴时,大家又叫了起来,这一口锋利的好牙啊。

食人鱼堪称淡水区的猛兽,它们总是朝目标发动攻击后短时间内猎物就会被它们啃个精光。不过有研究显示它们团体行动其实是因为食人鱼是一种胆小的鱼类,而食人鱼在生命的某个阶段中是一直在吃草,所以严格来说它们也不能算是肉食生物。Ray说食人鱼是不会主动攻击人类的,只是它们会因为血腥味而极度兴奋。总之接下来我再也没见Keenan下过水。

最后Ray将钓上来的食人鱼放生了,生长在这片丛林的他除非在必要的时候,不然他不会杀死哪怕是一只虫子。

看到Ray,总让我联想到登珠峰时的夏尔巴人,他们身怀绝技,却总在帮助别人成就梦想。他被毒日与风雨侵浊的深色皮肤下藏着矮小的身躯,衣服上全是破洞,如果放在城市中可能是最不起眼的人。但当他拿着操着砍刀像一条蛇一样娴熟的穿梭在丛林中,他一米六的身材开始变得伟岸。在这片土地上,一个专业的向导相当于一个雨林专家。他能根据河水的浑浊程度,判断水下是否有食人鱼;他能听的出不同的鸟吟唱的不同曲目;他能辨别哪种虫子有毒、哪种蚁群有害;他能一眼看见百米远的树上几乎和树皮一个颜色树懒或猴子。Ray也有着爱护丛林的天性。他虽然熟知丛林,但不会像个狂妄的征服者,而是像个乐手去试图理解他的乐器一样,最大限度地去感悟和顺应自然。

*本文原创,如想转载,请获取授权。如擅自盗用,将严厉问责!

欢迎关注我的公众号:旅人說公众号ID:travelwonderland

【多图原文看这里】亚马逊雨林的奇妙冒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