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矿粉厂电话:18526678933

亚马逊力量_电商新力量:国际巨头并非坚不可摧

更新时间:2021-04-18 20:24

原标题:电商新力量:国际巨头并非坚不可摧

2020年最火的电子商务公司是谁?它既不是美国电商巨头亚马逊,也不是中国的阿里巴巴,而是拼多多。

这家2015年创建的公司起初只是一家线上食品供应商,而后来却大获成功,目前市值已突破2000亿美元。2020年,它的股价大涨了330%,是上涨最快的中国互联网公司。

谁能主导市场

据英国《经济学人》分析,拼多多吸睛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商业模式。拼多多战略副总裁九鼎解释说,它搭上了智能手机在中国加速普及的列车,创造出了一种新型电子商务体验:人们聚集到一起,拼单购买从扫地机器人到水果等等各种商品。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它扩展出了一项增长迅速的业务,覆盖成千上万个城镇和乡村,那里的拼多多用户凑在一起,以便宜的价格购买地方农产品送货到社区。

有人将这种模式称之为“社区团购”,九鼎则称之为“互动商务”。它是目前中国互联网最火的部分之一。

二是拼多多粉碎了“网购巨头坚不可摧”的错误认知。仅仅几年前,中国的电子商务市场似乎还只是阿里巴巴及其竞争对手京东的天下。时过境迁,经纪公司里昂证券(CLSA)预计,今年拼多多在中国线上零售中的份额将超越京东,用户数会赶超阿里巴巴。尽管拼多多投入了巨额补贴来把中国较贫困地区的顾客吸引到自己的应用平台上,但它今年有可能实现盈利。

值得注意的是,拼多多之所以能做到这些,更多是因为撬开了规模更大的竞争对手尚未能覆盖的市场,而不是抢夺竞争对手的既有市场。尽管疫情期间食品杂货在线销量猛增,但8.1万亿元的农产品市场通过电商途径的买卖尚不足一成。“我们正在继续把饼做大。”九鼎表示。

这个经验也适用于其他领域。无论一个市场表面看起来是否胜负已定,都仍有新贵崛起的空间和机会,因为电子商务仍处于发展的早期阶段。

中国零售市场的激烈竞争表明,没有哪个平台可以完全主导这个市场。除拼多多外,阿里巴巴、京东和外卖公司美团也在通过社区团购和其他方式瞄准中国的中小城市。阿里巴巴的淘宝直播平台带动了实时流媒体和视频的增长,名人和网红们在这里叫卖大打折扣的品牌商品。但是,呈爆炸式增长的直播市场已经吸引来强劲的竞争,例如抖音、微信,每家公司都想在线上广告中分一杯羹。时尚美容分析公司Launchmetrics的迈克尔·杰伊说,在直播中很容易通过实时数据来衡量支付的广告费是否值得。

新生力量崛起

不仅仅是中国市场,蓬勃发展的电商新生力量正在不断展现自己的能力。

在亚洲,韩国库帮(Coupang)的送货车总会在每天的黎明时分出现在首尔街头。

据《经济学人》报道,在过去几年中,这个韩国迷你版的“亚马逊”靠不断扩大“午夜前下单、早餐前送达”的服务,在竞争激烈的电商市场中占据优势,当日送达这一服务的日送货量已从去年年底的约220万份攀升至今年2月中旬的300万份。库帮的营收也几乎翻了一番,从2019年的63亿美元增至2020年的120亿美元。根据研究公司Digieco的数据,库帮目前有5万名员工,是2020年前的两倍,并占据了韩国电商市场四分之一的市场份额,高于2019年时的18%。

今年3月11日,库帮在美国纽交所成功上市。上市首日,库帮股价收盘大涨40.71%,市值达844亿美元。

库帮未曾披露过海外扩张计划,它的发展前景取决于能否抵挡住来自本土对手的竞争——包括乐天(Lotte)、新世界(Shinsegae)等大型企业的电商部门和Naver等互联网平台。

在南美洲,在亚马逊公司几乎不提供服务的地区——亚马孙河流域,巴西的Bemol意识到他们遗漏了亚马孙及其支流沿岸成千上万的顾客,他们决定把生意做到那里去。针对当地的实际情况,Bemol创造了名为“卡波科洛”(caboclo)的电子商务模式,并将物流外包给刷着鲜亮油漆、在亚马孙流域运送居民和物资的渡船。

为了鼓励亚马孙居民开始第一次网购,Bemol在推出“卡波科洛”电商服务的每个城镇的广场上都安装了WiFi,把商品目录推送到用户的智能手机上,并为下订单的用户提供免费流量。与亚马逊公司一样,Bemol会根据客户提供的数据向客户推送广告。

Bemol的“卡波科洛”模式似乎行得通。Bemol于2019年4月起在巴西玛瑙斯河下游100公里的奥塔兹试运营,第一个月就收到了113份订单,价值7.3万雷亚尔(约合8.35万元人民币)。到2020年2月,Bemol的电商服务触角已经扩展到几十个城镇,2月份的销售额为260万雷亚尔。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之后,它的生意更红火了。2020年6月,Bemol的电商收入达到1050万雷亚尔。

类似于韩国库帮和巴西Bemol这样的新生力量并不少见。

2020年4月,非洲电商Jumia在纽约证交所上市;2017年,在纽约上市的网络业务集团Sea去年的股价增长了两倍,并在3月成功融资15亿美元用于拓展其电子商务公司虾皮购物(Shopee);更早的时候,沃尔玛斥资160亿美元收购了印度电商Flipkart的控股权……

竞争与威胁

相比之下,在欧洲和美国,人们认为亚马逊已经赢得了电子商务这场竞赛。亚马逊在美国电商市场的份额与排名第二的沃尔玛之间的距离远远大于中国市场上阿里巴巴与第二名之间的差距。尽管盛博的马克·谢穆里克认为亚马逊的核心零售业务几乎还没有赚到什么利润,但它快速增长的云业务和在线广告业务产生的巨大利润可以用来投入到零售业的扩张中。2020年年底,亚马逊的资产负债表上有420亿美元现金。咨询公司贝恩(Bain)的马克安德烈·卡梅尔说,亚马逊未来五年在信息技术上的支出,可能比全球前十大传统零售商中的任何一家都要多1000亿美元。

当然,亚马逊也受到了监管。2020年10月,美国国会的一个委员会表示,它正考虑全面改革反垄断法规以对抗大型科技平台的影响力,这令人们开始关注亚马逊对第三方卖家的支配地位。11月,欧盟委员会指控亚马逊使用来自第三方卖家的非公开数据助力自己的零售业务,违反了竞争法。

亚马逊当然不承认这些。尽管它笑傲美国的线上市场,但以总销售额计,沃尔玛的规模更大。亚马逊在书籍等品类中称霸,但在食品杂货这一板块却并不起眼。反垄断官员可能会关注它如何在自家网站上销售与第三方卖家类似的商品所进行的竞争,但这与其他大型零售商销售自家品牌的饼干没什么不同。

未来,只要电子商务的市场还在变大,就有可能出现新的挑战者,有些还可能是科技巨头。许多在线零售商向脸书(Facebook)和谷歌付费,让自家产品能够通过搜索引擎被消费者找到。在线广告仍然是脸书和谷歌最大的业务,但它们正在拓展销售渠道。脸书网站上已有1.6亿家小企业,去年这些企业可以在脸书上开设同一家店面。而谷歌从去年开始已经不再向在其网站直接销售产品的零售商收取佣金。

同时,网上购物的形式也在不断发生变化。在欧美,电商可能将更多通过智能手机而非个人电脑交易,这将促进“社交商务”(即通过社交媒体和视频做商务)的普及。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作为一个提升品牌知名度的重要渠道,“社交商务”正成为最受欢迎的网红们营销产品的一种新方式。

线上交易的飞速发展,也必然带动物流和支付领域的竞争。在美国,亚马逊通过自己的物流系统递送的包裹已经超过UPS为其递送的数量。

不过,对于电商巨头来说,税收则是另外一个威胁。2020年,亚马逊的应纳税额大幅增加,但拜登政府还在考虑对美国最赚钱的一批公司征收更高的税。

最终,更高的税收、更严格的监管审查,以及日益激烈的竞争可能会让巨头们更难在电子商务中赚到利润。

(文章来源:中国商报)

(责任编辑:DF544)

公司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