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矿粉厂电话:18526678933

亚马逊水豚_有萌自远方来,它在故乡还好吗?| 果壳 科技有意思

更新时间:2021-04-19 18:01

幸运的是,我也能有零距离接触其他南美萌物的机会,比如,树懒。

那是四年前的五月,亚马逊河的雨季刚刚到达尾声,巴西亚马逊州首府玛瑙斯的街道被暴涨的河水侵入,俨然成了威尼斯。到达那里后的第一觉醒来,我望向酒店窗外:临近的树上就有那么一只二趾树懒,它也正好在眯着眼看我。

几天后的早上,我们在上游的卡宾尼亚湖(Lago Capinha)边乘着小舟接近河岸雨林的树冠:由于水位很高,半球形的树冠们都像一个个馒头一样散落水面,而树上附生的兰科和凤梨科植物就像挺水植物一样经过我们的船边。

垂在水面之上的盔药兰 

树冠间,不时有麝雉飞来飞去,伴随着角叫鸭奇怪的叫声。当我们接近一些树冠时,会传来扑通扑通的跳水声,那是趴在枝头晒太阳的美洲鬣蜥被我们吓到落水而逃……只有褐喉三趾树懒完全不理会我们的存在,自顾自地吃着假木棉树上幼嫩的花蕊。其实,三趾说的是树懒的手指而不是脚趾,因为现存树懒的后肢都有三个爪,只有前肢的爪有数目上的区别。

我们在船上靠近它,它不挪窝;我们在船上站起来,它也不挪窝;我们在枝头摸到它,它终于开始要有些动作了……大概之前它觉得我们一定没有看到它吧。 

在那片雨林里,可以近距离接触的动物还有小镇里和孩子们一起玩耍的水豚,以及河边找人类要吃的亚马逊河豚。水豚大概是这世界上脾气最好的动物,天生一脸温良,别的动物都挤在它身上了它也毫不介意。

而亚马逊河豚则是被当地原住民供奉的动物,传说它夜里会变成男子与村里的姑娘们幽会。这让我不禁想到《聊斋志异》里描述的白暨豚化身的女子,然而伊人已逝,空留哀伤。 

公司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