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矿粉厂电话:18526678933

亚马逊物理弓_亚马逊女武神溯源

更新时间:2021-04-18 19:38

专注于野史趣闻、宝藏秘辛、神鬼志异、离奇传说,欢迎来撩

青铜时代,对于中原文化及地中海文明的居民而言,遥远的西伯利亚平原至黑海东北部以及里海周围的地区都是被神秘所笼罩的危险之地,凶猛的部落从高山和草原席卷而下,带来了无休止的掠夺与征服,那一片被黑暗笼罩的世界中,引发了人们无限的遐想,亚马逊女战士的传说因而诞生。

对希腊人来说,他们面临的敌人除了来自西非和波斯,连续不断的入侵潮亦从东北向地中海卷席,那些马背上的草原战士被统称为斯基泰人,他们成为永远的危险源。

每当腥风血雨的劫掠过后,回返时他们裹挟无数财宝以及人口回返到东北的蛮荒之地,惊慌不定的奴隶们进入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不毛之地,那里蜿蜒的山川湖泊和松软的土壤萦绕着烟火和蒸汽,预示着不祥之兆,远处高耸的山脉上有着崎岖不平的黑山屏障,那里是一群野蛮勇士所居住的地方,他们的女人们都如同雌狮一般的凶猛作战。

希腊与亚马逊人之战(收藏于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一些学者则认为,斯基泰人就是亚马逊神话的源头,亚马逊人是一个现实生活中存在于小亚细亚的大型女战士部落,本身就是斯基泰人的一支,因为斯基泰实际上是一个文化上的概念,希腊人对东北游牧民和蛮族的统称,如同盎格鲁萨克逊对北欧海盗统称为维京人一样,而不是指代某一个单一部族。

支持这一说法的是来自许多不同来源的记述,这些记述都有相同的信息,如她们的作战战术、着装风格以及女王的名字:希波吕忒、安提奥珀、忒萨利亚等,从赫尔克里斯到阿基里斯,几乎每一个希腊传说英雄要证明自己的武勇,都必须藉由与强大的亚马逊女王的战斗。

公元前8世纪的诗人荷马是第一个提到亚马逊女战士存在的古希腊人,他撰写的史诗《伊利亚特》中,巾帼红颜们在青铜时代或英雄时代若隐若现,荷马略带草率地将她们称为亚马逊的安提阿内伊拉人(Amazons antianeirai),这个模棱两可的术语导致了许多不同的翻译,从“对抗男性”到“争取平等”。无论如何,对于古希腊人来说,被称为亚马逊族的凶猛女武士并不是可以轻描淡写的敌人,神话中的男主角只有通过杀死她们,才能让自己看起来不像个软蛋。

这种不断威胁的危险,伴随着对母系氏族盛行阶段的淡淡回忆,以及对来自远东月亮女神,残酷、爱欲的阿斯塔蒂(Astártē)的崇拜而更加可怕,在被她们的女祭司围着的人身上涂抹着人类的血腥痕迹,在男人的大脑中无限进化,完美地象征了希腊必须面对的危险。随后的古希腊诗人更进一步,在特洛伊城沦陷的传说中生动地赋予了亚马逊女战士无畏的精神和她们妩媚动人的红颜。

在这一传说中,米利都的希腊英雄阿喀琉斯又增添了一段注定失败的浪漫故事,当他在肉搏战中杀死了亚马逊河女王彭忒西勒亚,却在她的头盔滑落露出美丽脸庞时立即爱上了她,陷入深深的悲伤之中。从此,亚马逊在雅典的传说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例如,最后一个成神的凡人赫尔克里斯(Hercules),通过从亚马逊女王希波吕忒(Hippolyta)身上获得魔法腰带来完成他晋升神格的第九次考验。

亚马逊女王希波吕忒,黑色身影颈双耳瓶,公元前530年至520年

黑色宽口颈瓶,公元前510-500年, 大力神与亚马逊女王作战,她腰间缠着魔法腰带

约公元前330-310年的陶土碎片,巴尔的摩画家绘制的亚马逊人的王后希波吕忒与赫拉克里斯

法国马图林・莫劳制作的安提奥珀铜像

到公元前6世纪中旬,雅典城邦的建立和亚马逊人的战败已经变得密不可分,大力神与亚马逊人的神话被融入了忒修斯的奇幻历险,雅典人尊崇他为古希腊的统一者。在新的版本中,亚马逊人在忒修斯骗娶亚马逊女王安提奥珀(Antiope)之后实施了突袭,她们包围了雅典,长久对峙后势均力敌,最终不得不缔结和约,而女王奥珀则不幸战死,战争结束后,心中有愧的雅典人为他悼念女王,不得不为她修建一座高大的纪念碑。

这标志着一场文艺复兴的开始,希腊英雄与衣衫褛褴的亚马逊人战斗的画面从此出现在陶瓷艺术上,并很快就变得流行起来。此类主题的艺术形式甚至发展出了专属名称“亚马逊战争”,亚马逊女战士的形象在珠宝、雕带、陶器及家居用品随处可见,它成为希腊文化中无处不在的隐喻,如同今天的吸血鬼一样,将女性的诱惑与危险的激情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在艺术品中,亚马逊人头上戴着新月,她们的盾牌也是新月形的或圆形的,这些带有矛和弓箭的盾牌正是月亮女神麾下女猎手的象征。

亚马逊人和葡萄藤,公元前550-500年,来自费拉拉斯宾纳墓地,帽子如同月亮

亚马逊人对雅典人的民族认同越重要,希腊人就越发热衷于搜寻被他们打败敌人的证据。公元前五世纪的历史学家希罗多德尽其所能填补了缺失的空白。这位被称为“历史之父”的人将亚马逊河的首府定为尤克森(Euxine)沿海的特弥斯库拉(Themiscyra),这是位于塞莫顿河畔、当代土耳其黑海沿岸的特尔摩冬一座防守森严的城市。

亚马逊的女战士们的大部分时间都用于远征波斯和或就近掠夺小亚细亚平原上的士麦拿、以弗所、锡诺佩和帕福斯等著名城镇。生育仅限于与邻近部落的年度联谊活动,男婴被送回父亲身边,而女孩则被训练成战士。在塞莫顿战役中与希腊人的一次战败结束了这种田园诗般的生活,三船被俘的亚马逊人俘虏在黑海南部海岸的斯基泰部落附近搁浅,由于看管不严,亚马逊女战士借机杀死押运人员,并与斯基泰人相遇了。

一开始,双方准备好互相战斗,但爱情确实征服了一切,两个群体最终实现联姻。他们的后代变成了游牧民族,跋涉到东北部的大草原上,在那里他们建立了一个新的斯基泰人种族,称为索罗马人,这是一个“女权制部落”。

希罗多德写道:“从那一天到现在,索罗马的女人们一直在遵守她们古老的风俗习惯,经常和丈夫骑马打猎,在战争中,她们占领了战场,穿着和男人一样的衣服,她们的婚姻法规定,在战争中杀死一个男人之前,任何女孩都不能结婚。”

斯基泰的孩子们由失明的奴隶成群结队地抚养长大,经常被送往附近部落作为巩固关系的纽带。由于从小被部落共同抚养,她们把部落里所有的成年人都视作父亲母亲。他们从很小时候就接受了遍布全身的纹身,作为一种痛苦的通行证。

这就是为什么斯基泰的少女被认为是如此凶猛的对手,也是她们进化成亚马逊神话的原因。她们身手矫捷,拉满自己的强弓劲弩,射出流星般的利箭,为了达到成人的地位,她们必须在战斗中杀戮,成人仪式包括取下对手的头盖骨,喝下他的血液。

亚马逊武装起来,公元前490年,陶瓷

亚马逊女战士所用武器,公元前520-500年,显示了传统的髋关节弯曲的回射姿态以及复合弓

女孩从出生起就被训练成战士,由于斯基泰人的祖先最早驯养马,而且还制造了弓箭,他们比那些手持战斧的部族有着明显的优势,恐怖风筝战术曾一度使她们在青铜时代无往不利,建立起一个横跨黑海至乌拉尔山的大帝国。

通常这个奖杯后来会用黄金包裹起来,用于重要的家庭仪式,它也可以和战士一起埋葬。这些圣杯是琐罗亚斯德教索玛仪式的起源,它影响了基督教圣餐仪式的创建。

希罗多德还转述了他听过的一些传闻,在黑海,斯基泰的女战士与男性士兵并肩作战,据报道,在杀死一名敌方男子之前,她们是不被允许成为战士的。他还说,在某些情况下,这些女性会将自己的一侧乳_房切除,以便更容易地射出弓箭。

这种说法不乏偏见和恶意揣测,有人推测,这便是亚马逊(amazon)的由来,a是一个代表否定的前缀,mastos代表胸部,继而演化为亚马逊(切除胸部的人)。也有人认为,斯基泰人中的女战士只是由于她们必须武装起来,在男人外出劫掠时保护自己的居所。

总之,希罗多德称之为亚马逊人和斯基泰人称之为奥帕塔人(Oirpata,意为“男性杀手”)的两支女战士最终合并一起,组成了自己的部落。

除了希罗多德之外,希腊医师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大约生活于公元前460年至公元前370年。他还注意到了萨尔玛提亚人(Sarmatians)中的女战士,这是一个以精通战场而闻名的斯基泰人(Scythian)团体。他写道:“她们的妇女只要是处女,就可以骑马,射击,投掷标枪,并与敌人作战。”“在杀死三个敌人之前,他们不会结婚,在执行传统的神圣仪式之前,他们不会结婚。”通常遇到看得上眼的伴侣后,她们会在有篷马车的门上挂一个箭筒,作为“请勿打扰”的标志,如果能够生育一个孩子,则通常会被集体抚养。

白色地面,公元前460-450年, 冲锋陷阵的亚马逊女战士

阿尔哈利卡纳斯索斯陵墓的亚马逊石板

公元2世纪左右,随着斯基泰人的神秘消亡,亚马逊人也逐步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

这些神话传说并不完全是空穴来风,如今在俄罗斯、乌克兰和中亚大草原上发现的一些墓葬发现证实在历史上确有这么一支女性部族,这些女战士身着黄金和珠宝,装备各式武器。

在游牧世界中,财富是以一个人获得的马车、奴隶和马的数量来衡量的,当然她们的最爱还是黄金饰品,甚至根据斯基泰人的葬俗,她们的武器、财富及战马也会与之合葬,共同带入传说中的来世,以继续对抗她们未来的敌人。

斯基泰人葬礼场景的金带匾,公元前四世纪至公元三世纪被彼得大帝收藏,现藏于圣彼得堡冬宫

盘绕的豹状金牌,公元前四至三世纪被彼得大帝收藏,现藏于圣彼得堡冬宫博物馆

在斯基泰社会,妇女的价值和男子一样平等,她们的文明见证了伟大的女性领袖在国际事务中的地位。例如,当波斯人在公元前530年入侵斯基泰人的领土时,居鲁士输掉了这场战斗,并于529年被杀。当时掌管军队的是斯基泰人王后托米利斯,她因其子在战斗中的死亡向波斯人复仇。

这是中亚古代最著名的恐怖故事之一中,托米利斯下令将波斯国王居鲁士大帝的头颅砍掉,放进装满他的鲜血的酒壶里,他说:“你夺走了我儿子的性命,摧毁了我,但我活了下来并取得了胜利。现在轮到你了,像我所发誓言那样,用你的鲜血来满足你=我”。托米利斯的勇敢和决心即使在今天也受到高度赞扬。作为她受欢迎程度的证明,如今,女性名字托米里斯在哈萨克斯坦很常见,因为她成为了一个国家的女英雄。

托米丽斯女王处置波斯国王居鲁士的头

斯基泰人和波斯人之间几乎持续不断的战争最终导致了两个种族的部分联盟。公元前518年,波斯国王大流士一世率领波斯人再次出兵对抗斯基泰人,但波斯军队被凶悍地斯基泰骑兵吓坏了,他们坚壁清野,并采取迂回机动保持侧翼攻击的战法,从未遭遇这种战术的波斯人唯一能做的就是惊慌失措的逃跑。

由于与波斯人的长期战斗,一部分斯基泰人被击败,他们被迫缴税并为波斯军队提供骑兵。在公元前490年的马拉松战役中,斯基泰人与波斯人并肩作战对抗希腊人。希罗多德曾讲述了公元前479年在普拉泰亚战役中,斯基泰人以及他们与大流士一世的儿子波斯国王薛西斯结盟对抗希腊人的英勇行为。

亚马逊人与希腊人的战斗

斯基泰人的土地也引起了亚历山大大帝的注意,经过雅克斯河战役后,他在锡尔达里亚河畔建立了他的第九座城市亚历山大埃斯喀特,意思是“最远的亚历山大”。由此可见在阻止这位伟大的君主征服世界的过程中,斯基泰人起了很大的作用,因为他们在锡尔河上挡住了他的去路。

斯基台人不仅在战争方面天赋异禀,尤其是骑兵,他们在艺术方面也很有天赋。他们发展了一种杰出的“野兽风格”艺术,其特点是各种动物的金浮雕,有些像狮鹫一样的神话生物,以及草食动物例如他们最钟爱的草原骏马与这些生物之间激烈的斗争。

1969年,在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附近挖掘的托尔斯塔亚・莫吉拉(Tovsta Mohyla)库尔干墓室中,发现了一位草原游牧妇女的坟墓,被认为是一位埋葬在公元前6世纪至5世纪的女战士。这位妇女穿着考究,与之合葬有一顶55厘米高的精致金色头饰,以及一件装饰着大约2400个箭头形状的金匾束腰外衣,还有黄金制成的可爱的驼鹿与雪豹饰品。

金匾外衣是由明显超过20k的纯金制成的。其表面丰富的金黄色,没有明显的杂质,这表明它经过处理才达到这一效果。它直径30.5厘米,重1145克(约40.4盎司)。一些较小的部件已经磨损,推测其原始重量会达到大约1200克。这种损伤是这件小饰物长期在战斗中佩戴而导致,在入土前它受到了严重的损坏,被拆开后经过了修复才安放进坟墓。

她戴了一顶著名的尖顶帽子,上面装饰着飞马的图案。历史学家认为,有翼的马象征着太阳神,从青铜时代开始就受到顶礼膜拜,传说太阳神阿瑞斯正是亚马逊人的崇拜对象。

金匾外衣全貌

局部(左侧):挤奶

局部:狮鹫猎杀骏马

局部:牵牛

局部(中央):两名斯基泰人正在修补战甲

1988年在西伯利亚现代的图瓦共和国发现的勇士坟也被确定为女性,这个2600岁“疣脸”的少女进一步证实了古希腊关于斯基泰人中被称为亚马逊的女战士的说法。

考古学家发现青春期前的战士遗体保存得非常好,以至于脸上的“疣子”清晰可见。这个斯基泰人的女孩被埋葬了一套完整的武器:一把斧头,一张由桦木制成的长一米弓和一个带有十根长约70厘米的箭的箭袋。她的腹部皮肤上有一个粗糙的接缝,这意味着试图进行人工木乃伊化,估计年龄为12至13岁,最开始考古学家认为所有线索都表明这是男性。

被发现时,这位女战士穿着长及膝盖以下的双排扣皮大衣,该皮大衣是由啮齿动物皮革制成的长直袖,她的大衣下面穿了一件衬衫,但是衬衫没有幸存下来,下身穿着浅棕色和米色的裤子,或者一条裙子。她戴着皮帽安详的踏上了来世的旅程。

亚马逊少女携带着可供选择的箭头,两个是木制的,一个带骨,其余的箭头则是青铜的。 没有珠子,镜子或其他迹象表明这是一个女孩的坟墓,因此三十年前,这些古代遗迹被归类为年轻的男战士,用武器埋葬儿童为早期游牧社会的社会结构带来了新的变化。

在莫斯科物理技术研究所进行了历史遗传学分析,通过详细的基因测试,这个丧葬仪式规范上差异得到了一个出乎意料的解释:首先,年轻人是一个女孩,而这个年轻的“亚马逊”还不到14岁。这开辟了对斯基泰人社会历史研究的新局面,使人们不由自主地回想起由于荷马以及希罗多德而幸存下来的亚马逊神话。

图瓦共和国发现的少女亚马逊战士

1米长的弓是用桦木做成的

皮革和马皮制成的箭袋

可以选择箭头:两个是木制,一个骨质,其余的箭头是青铜的

亚马逊女孩的战斧

1992年,俄罗斯考古学家开始了对西伯利亚冻土层木乃伊的新探索。在阿尔泰山脉的另一个遗址阿克阿拉卡发现了一具精心纹身的“冰公主”的棺材,棺材里有中国制造的丝绸衣服。在这个遗址还发现了一个盛放有两口棺材的墓室,分别属于一对男女,他们手里拿着匕首、镐、弓和装满箭矢的箭袋,她穿着裤子而非裙子,这一发现为一些学者关于斯基泰人和传说中的亚马逊人之间的联系提供了依据。

古希腊传说中的亚马逊女战士影响至深,几乎成为女性战士的代名词。

影视剧中的希波吕忒女王

神奇女侠就来自传说中的特弥斯库拉

16世纪时,西班牙人殖民者在亚马逊河探险时,受到了当地印第安部落女战士的。西班牙人奥列雅觉得这些女人勇敢剽悍,像极了希腊神话中拉弓搭箭的亚马逊女战士,便将这条河流取名亚马逊河。

法国大革命时期激进的革命女性身穿男装,手持刀枪,到街头游行争取女性佩戴武器,参与战事的权利,被视为是对亚马逊精神的继承。

曾经的非洲国家达荷美王国(Dahomey)在被殖民者入侵前就曾拥有过一支6000余人的女兵部队,在抵抗侵略中给法国殖民者带来了沉重打击,被誉为黑色亚马逊。

时至今日,在诸多游戏和影视作品,如《暗黑破坏神》《神奇女侠》《黑豹》等中,亚马逊女武神一直是宅男的摩拜对象,于女性也是她们追求平等权利的文化象征。

在那个绝地天通、民神杂糅的时代,所有现象都可以用人类情感来解释,人类承认自己与田野、土地、草原、森林、河川以及生灵之间的联系,而并非总是高高在上的优越。对于安定的农耕文明和城邦文化来说,草原游牧部落从他们骏马扬起的无边尘埃中突然袭来,一番血腥掠夺和屠杀之后又迅速消逝得无影无踪,他们浑身刺青纹身如同野兽,在浴血杀戮中显得尤为可怖,不同文明之间的零星触碰,部分保留着母系氏族的传统习俗更让处于自诩文明礼仪的人类惊诧莫名,希腊人把他们想象成茹毛饮血的嗜血半人马生物、满头蛇发的美杜莎女王,亦或者骁勇善战、割乳满弓的亚马逊女战士也就不足为奇了。

对于上述亚马逊精神的传承人以及斯基泰人的起源、风俗和葬仪,我将在以后文章揭示。

文稿原创,谢绝搬运,图片源自网络,侵权请联系删除

1.盖伊・卡多根.亚马逊人

2.希罗多德.历史

3.勒内・格鲁塞.草原帝国

4.百度百科

5.维基百科

6.中国国家地理

7.孤独星球指南等

公司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