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矿粉厂电话:18526678933

亚马逊部落女人的胸罩_世界各地的美女,好美丽!

更新时间:2021-04-19 18:09

什么是美?

一百个不同的人,就有一百种对于美的见解。

有人喜欢纤瘦身材,就有人喜欢微胖的肉感;有人喜欢白皙如雪的肤色,就有人喜欢健康运动的小麦色。对于女性之美,从来就不应存在硬性标准。

外表的美,如昙花一现,心里的美,才经久不衰。

27岁的四川女孩张冉偶遇Mihaela时,

她还只是一个小县城服装店的店主。

刚刚从西藏回来的她

脸上的高原痕迹还未散尽,

一天的奔波让她整个人略显憔悴。

但当Mihaela提出为她拍摄一张照片时,

张冉没有拒绝这个外国女人的请求。

但张冉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

这张标注为“拍摄于成都夜晚”的照片,

会让全世界人都认识了她。

那天晚上拦下她的外国女人,

已经拍下了近500个美人。

Mihaela Noroc

罗马尼亚女摄影师,

27岁时辞去高薪工作穷游世界,

走访60多个国家,

只为做一件事:拍美女。

她在俄罗斯寻找到优雅恬静的芭蕾舞者,

在幽深狭长的胡同里与北京姑娘面对面,

在德黑兰,那个从小学小提琴的姑娘,

正要赶向她第一次音乐会。

还在爱情海边偶遇了盛装出门的希腊女孩。

Mihaela的镜头里的女孩,她们的身型或瘦或胖,或高或矮,眼睛或大或小,鼻子或高或低,肤色或黑或白,但都不足以撼动的她们的美丽。

即便是从连玻璃都没有的火车厢里探出的身影,只需要一个眼神,一抹浅笑,就足以让人倾倒。

美是什么?

它是一个名词、动词、还是形容词?

作为一名女性,Mihaela Noroc 对社会上关于“美”的定义颇有意见,“社会舆论混淆了美的概念,物化女性,将女性视为性对象,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

再看我们现在的朋友圈,为了迎合所谓的“主流审美”,好看的姑娘都朝着“网红脸”努力靠近,全然没有了自己的特色,这样真的是美吗?

美人,真的只有一个标准吗?

图片源自网络

真正的美是什么?

对于从小在颜色的包围下长大的摄影师Mihael Noroc(米哈拉·诺洛克)来说,美应该像颜料那样,是多样的,是多彩的。

Mihaela的父亲是一名画家,受父亲的影响她也从小学习绘画,直到16岁的时候才开始接触摄影。

也许是因为绘画的影响,拿起照相机的Mihaela对肖像照有着一种执念,尤其是女性肖像照。

2013年,在电视台工作的Mihaela和丈夫一起去埃塞俄比亚旅行。在那里,她被当地的女人们迷住了。

在埃塞俄比亚,有的女性住在部落里,视裸露身体为自然;有的生活环境十分保守,需要把头包起来;另一些则住在大城市,拥抱着现代的生活。这里有冲突、种族差异,也有着超越宗教的友谊。

摄于埃塞俄比亚,穆斯林女孩在咖啡馆与她信基督教的朋友见面

Mihaela所遇到的女性,虽然她们中的大部分都在各自的生活中挣扎,或是因为性别而遭受着不公平的待遇。但即便在这样的环境下,照片里的她们依然闪闪发光。

“我能看到她们的自尊、坚强和美。”

埃塞俄比亚女人

这些对生活充满热情的埃塞俄比亚女性让Mihaela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光一个国家就已经如此具有多样性,有这么多故事,那世界上其他国家呢?

为了打破人们对“美女”认识的局限,改变人们对美的刻板印象,27岁的她毅然辞掉高薪工作。

一个人、一个背包、一台相机,开始了她的《Atlas of Beauty(美女地图)》旅行。

她的环球旅行,没有最终的目的地。

一路上走走停停,城市、乡村、景点、学校……能坐大巴、火车到达的地方,绝不会搭乘飞机。

她就像是一个侦探,四处打探潜在的拍摄对象。

一路上遇到的女人很多,但Mihaela只留住了那些真诚且真实的脸庞。

在哥伦比亚的一间阁楼里,

这位有着哥伦比亚和黎巴嫩混血的女孩,

一个回眸,

诉满了风情万种。

伊朗街头,

摘下黑色面纱的女孩慵懒的靠在墙上,

那一刻,世界好像静止了。

缅甸,

虽然现实和理想有着很大差距,

面对镜头的她还是笑的那么甜。

伊斯坦布尔的女诗人Eda,

她如她的文字一样般,

平静而又充满力量。

蒙古乌兰巴托,

看到她就想起那句歌词,

乌兰巴托的夜,那么美,那么美。

尼泊尔加德满都的女孩,

像这座城市一样,

素净,安宁。

Mihael总是抱怨,

“媒体上出现的美女太狭隘了”。

“美女就在我们身边,在非洲也在欧洲,在农村也在高楼大厦,她可以美在一个微笑,或是一个动作,她可以因皱纹而美,或者一段故事。”

邂逅美女只要1分钟,抓拍一个女人只要30秒,但在很多时候,正式拍摄前的1小时,Mihaela会做一个倾听者,听她们讲讲自己的故事。

没有刻意的poss,没有精致的妆容,也没有后期的PS,她跟她们聊天,放松她们起初有些戒备的内心,展现出最自信的样子。

这个伊朗女孩persancă,她的穆斯林家庭极力反对她拍摄这样的照片,但在Mihael离开的前一天,她还是穿了一件传统服装偷偷跑出来。

在清真寺里,阳光透过彩色的琉璃折射在她身上,Mihael按下快门,照片里的persancă平静、淡然,眼神里流露出的,满是对和平的向往。

在厄瓜多尔的亚马逊雨林中,Kichwa部落的已婚少妇,再次穿起15岁结婚时的喜服。虽然越来越多的族群已经开始接受现代服装,但她觉得,如此重要的拍照时刻,唯有他们的传统服装才能胜任。

她坚信只有那些骨子里的传统的东西,才能构成独一无二的她们。

生于雨林,归于自然。

最初开始这趟摄影之行的时候,

Mihaela的照片里还只有年轻女性。

日本东京,

7个月大的小姑娘在妈妈的臂弯里,

毫不害羞地冲着镜头大笑。

危地马拉,

用头顶起生活重担的水果摊主玛利亚,

美的像浓墨重彩的一幅画。

走过60多个国家,Mihaela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事情:中国人最配合。

本以为中国女性很"封闭",然而,在中国她却收到最少的拒绝,最慷慨的热情。

"几乎每个女性都愿意接受拍摄请求,中国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国度。"

甘肃夏河

成都

广州,这位妈妈很开心地接受了拍照的请求,她的家人在不远处等着她。

四川

2017年底,Mihaela出版了摄影集《Atlas of Beauty》(美人地图集),在印度的恒河边,Mihaela 遇到了她的封面女孩。

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心无物欲,即是秋空霁海。

“美人地图”摄影计划还在继续,摄影师Mihaela仍行走在路上,把帮助人们“睁开双眼”视作是她的使命。

司马曾经读过一句话:

文章所有图片均来自摄影师instagram

(有束光)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