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矿粉厂电话:18526678933

奥德赛中危险又迷人的金眸女巫喀耳刻_《奥德赛》中的女性形象解读

更新时间:2021-05-15 16:09

石瑶

摘 要:荷马史诗中,与《伊利亚特》相比,《奥德赛》中的女性形象更加鲜活生动,其阴柔的气质更被部分评论家称为“写给女人的史诗”。从《奥德赛》的女性形象中,可以了解到古希腊时期的价值观、道德观以及女性在当时的地位,同时领略到形象各异的女性的艺术魅力。

关键词:诱惑;阻碍;帮助;自主性

《奥德赛》主要描写希腊英雄奥德修斯在特洛伊战争结束后历经磨难还乡的故事,但在他的还乡过程中,遇到的阻碍、诱惑以及得到的帮助、希望却大部分来自一个个个性不同的女性。《奥德赛》中的主角不仅是奥德修斯,还有这些各具鲜明个性的女性形象。

1 帮助者——雅典娜

雅典娜是天神,是智慧的象征,她不仅是故事的引导者、奥德修斯的帮助者,也是整个过程的掌控者。雅典娜对奥德修斯的偏爱超出旁人,奈斯陀说雅典娜在特洛伊之战中“特别宠爱光荣的奥德修斯”“我从来没有见过天神对凡人表现明显的宠爱,像帕拉雅典娜袒护奥德修斯那样”,究其原因,可能是因为奥德修斯是凡人之中最有智慧谋略的人,两人同样聪慧的个性使得人神之间惺惺相惜。她帮助思念丈夫的潘奈洛佩减轻痛苦,为其撒下酣梦,给其光彩的装束,致其丈夫归乡的暗示,促成奥德修斯返乡,还在最后帮他与敌人结成契约,是整个过程中最大的帮助者。

2 诱惑者/诱惑援助并存的女性形象

在奥德修斯的归途中,遇到的诱惑者/诱惑援助并存者有女巫刻尔吉、女神卡吕普索和瑙西卡亚公主。她们是还乡进程的推动者。

2.1 女巫刻尔吉

刻尔吉是奥德修斯还乡途中遇到的第一个女性阻碍者,她表面上不友善,一开始把奥德修斯的同伴全部变成了猪,但被奥德修斯降服后不仅和他共享欢爱,还为他提供建议,指引其冥府之行、出策帮其对付塞壬女妖。这体现了她的两个特性:毁灭性和建设性。赫尔墨在给奥德修斯化解刻尔吉魔法的药草时说:“不要让她在你赤身裸体的时候把你变成无用的人”,当时人们认为女性是受情欲支配的,而男性是冷静理智的象征,男人若受自然中的女人控制就会失去理智变得无用。因此男人既要抵抗她们的诱惑,又要驯化她们的野性,使其归顺于男性象征的文明社会。奥德修斯正是这样的实践者。

2.2 女神卡吕普索

卡吕普索是一个集阻碍与帮助者于一身的女性形象,她扣留奥德修斯成为阻碍,但最后听从了天神的意旨助其归乡。米兰·昆德拉曾说:“人们赞颂潘奈洛佩的痛苦,而不在乎卡吕普索的泪水。”卡吕普索是天真可爱的,她给奥德修斯情感和性爱上的慰藉,两人的七年生活中一定也有欢笑与甜蜜,她以为奥德修斯执意回乡的原因是对妻子的思念,许他长生不老来挽留,却不知奥德修斯的妻子象征的是奥德修斯的过去、记忆和家园,是亲密的家庭、故乡和人间社会,奥德修斯执意要回去的是以男性象征的人类文明,而卡吕普索代表的是以女性为象征的异域和自然世界,虽然和卡吕普索在一起可以长生不死,但会被其控制,意味着要和文明切断联系,这是奥德修斯所不能接受的。

2.3 公主瑙西卡亚

瑙西卡亚是最后一个阻碍者和帮助者,她和卡吕普索一样经历了“帮助者——诱惑/阻碍者——帮助者”的过程。瑙西卡亚是费埃克斯的公主,在奥德修斯到波塞冬打击,漂流二十天奄奄一息时救了他的命。她对奥德修斯动了心,并做了大胆的告白,奥德修斯随公主进宫后也得到了国王的青睐,暗示他可以“留下做女婿”。费埃克斯是人间文明社会,在文明的规范下与公主举行婚礼未尝不是一件美事,但和返乡相比,瑙西卡亚就显得不是那么吸引人了。况且尽管费埃克斯和伊大卡之间有很多相似之处,但前者是一个女性统治的城邦,女性主导的社会是奥德修斯不喜欢的,因此奥德修斯最终抵制住了年轻少女的诱惑,再也没有什么能阻挡他归乡的脚步。

3 潘奈洛佩形象解读

潘奈洛佩是《奥德赛》中最主要的女性形象,丈夫奥德修斯在外二十年未归,生死未卜,求婚人天天在楼下肆意作乐,消耗奥德修斯的家产,她忠贞守節,用各种聪明的计谋拖延求婚人们的时间,保护财产,把帖雷马科养大成人,为自己赢得了好名声,是符合男性道德标准的完美女性形象。

女孩子要耐得住寂寞守身如玉——这是古代荷马时期典型的价值观,荷马时期是古代过渡到古典时代的重要阶段,私有意识的萌发使得男人越来越看重女性的忠诚,他们必须确保自己百年后能将财产交付给自己真正的子女,可以说私有制是女人痛苦历史的一个开端。潘在这种环境下集各种美德于一身,但在美德的背后是她对荣誉和名声的看重,以及为此承受的痛苦,这也是她的悲剧所在。她是有自主性的,丈夫在外漂流二十年给了她发挥自主性的机会,她可以在女仆的陪同下到大厅里和求婚人正面交流,可以在帖雷马科年幼的情况下掌管家里的财产,为自己和家庭做出关键的选择。相见后在别人都肯定奥德修斯是本人的情况下她用婚床来确认丈夫的身份,是女性对男性话语和男性主导权的质疑和大胆挑战。

但潘奈洛佩所处的社会环境决定她必须忍受男性的成见,她自己甚至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男人认为女人不可信任,从阿加曼农对奥德修斯的忠告中就可以看出——“从今以后你也不要对女人太好了,不要知道什么就都告诉女人,应该只说一部分,同时也隐瞒一部分”“女人总是不可信赖的”,奥德修斯回家后也一直没有与她相认,她甚至比家中的女仆知道消息还要晚,因为奥德修斯“要看看女人的心肠到底怎么样”。即使潘有自主性,有意识地认识到自己的痛苦,说出“奥仑波山的天神给我的痛苦,比我这一代的任何女人都要多”的话,她依然改变不了自己是男性附属物的事实。

4 结论

《奥德赛》中的女性形象个个鲜活生动,总的来说,卡吕普索、刻尔吉等象征人低端一面的本能,雅典娜代表高级的女性价值,而潘奈洛佩——荷马理想女性的典范则集两者于一身。她们与《伊利亚特》中的女性相比更为活跃、勇敢、自由,具有不同程度的自主性,在奥德修斯的归程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而这些艺术形象也引起了后世学者们的广泛讨论,散发着经久不衰的魅力。

参考文献:

[1] 荷马,著,杨宪益,译.奥德修纪.上海译文出版社.

[2] 陈戎女,著.荷马的世界——现代阐释和比较,2009.endprint

公司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