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矿粉厂电话:18526678933

婆罗洲亚马逊_热带雨林、神秘部落、红猩宝宝……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

更新时间:2021-04-21 18:56

位于赤道附近的婆罗洲(Borneo)是世界第三大岛,拥有着世界第二大热带雨林(仅次于亚马逊雨林),也是生物多样性最为丰富的地区之一。这里生活着210多种哺乳动物、350种鸟类、150种爬行及两栖类动物、1.5万种植物……以及各种原始部落,包括神秘而令人生畏的有着猎人头传统的达雅克族。

可惜的是,过去的几十年来,婆罗洲成了全世界森林消失速度最快的地方。当地政府为融入全球经济发展大潮,大部分的原始森林被砍伐焚烧殆尽,转而变成棕榈种植园、矿区等等,挖土机、电锯等现代工业设备成了统治这片土地的新物种。

而原有的大量生物因栖息地丧失而急剧减少,濒危物种的名单以肉眼可见速度不断拉长:红毛猩猩、马来熊、长臂猿、犀牛、犀鸟……同样受到影响的还有长期依赖森林生活的原住民,环境的破坏与消失让他们被迫改变采集狩猎耕种的生活方式,而不得不对抗各种新的生存挑战。

远在中国的我们似乎觉得婆罗洲发生的以上种种与我们毫无关系。殊不知,我们丰裕日常生活的背后,是每分每秒都有大量生物用他们的血和泪在为我们买单。以棕榈油产业为例,中国作为全球棕榈油第二大进口国和第三大消费国,我们每天消费的食品和日化产品都离不开棕榈油,而不可持续的油棕种植扩张正是婆罗洲原始森林消逝的罪魁祸首,且东南亚诸多棕榈油产业链相关公司的实际控股人为中国人。

我们可以选择置身事外,继续坐在精致咖啡厅里刷八卦热搜;也可以选择扒开光鲜生活的外皮,走出去了解更深层次的事实真相,主动承担社会责任。选择后者,必然道阻且长。

为了深入探究婆罗洲森林破坏及红毛猩猩等野生动物的生存现状,2019新年伊始,中南屋印尼调研小分队踏上了婆罗洲印尼属的东加里曼丹省的土地。

如果你也想加入我们,2020年1月29日,欢迎一起出发 -> 1月印尼调研 | 2020年,我们还能看到红毛猩猩吗?

▲中南屋调研小分队在COP红毛猩猩观测中心01. 启程:“晕机是有回报的,希望她克服困难”

行前一个月,我们做足了功课,学习调研方法,也明确了各自的调研课题:高一学生子琳想要了解红毛猩猩面临的生存威胁,以及红毛猩猩救援组织COP的具体运作方式及其影响;高二学生博雅希望深入了解矿产开采对当地环境及原住民生活文化的影响;而来自成都的高一学生沅芩则专注于研究当地原始部落达雅克族正在流失的传统文化

连续3次转机,外加3小时的颠簸夜路,历经一天一夜后,我们终于抵达了东加里曼丹省贝劳县Merasa村。Merasa村坐落于热带雨林深处,沿婆罗洲第二长河流马哈坎河(Mahakam River)而建,两岸住着200多户人家,约1000多人。村民均为达雅克族,受上世纪七十年代西方传教士影响,90%以上的村民信仰基督教,小部分信仰伊斯兰教。

▲从飞机上眺望的印尼加里曼丹岛

我们下榻于村中一间外紫内绿的整洁小木屋,房东为一对母女。抵达时已是深夜,但门口依旧聚集了十多位村民,为我们致以腼腆内敛而不失礼节的欢迎,当时内心微微松了一口气,原来达雅克族人看上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凶神恶煞。

陌生的空气清新湿润,蛙声虫鸣一片,想与家人报平安却发现手机信号全无,与世隔绝之感涌上心头。晕机又晕车的博雅虚弱到极致,但转机时博雅妈妈的微信消息却让我们所有人都感受到别样的力量,更加坚信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是有价值的:“这是我们不曾了解的领域,环境保护作为未来社会的中流砥柱……博雅的晕机是有回报的,希望她克服困难……

▲Merasa村沿马哈坎河而建02. 神奇之旅:行走在热带雨林深处

次日清晨,所有人都被此起彼伏的嘹亮鸡鸣声早早叫起。在略微有些无奈的困意中,我们开始了调研之旅。

实地调研主要由当地导师Linus带领。Linus是红毛猩猩救援组织COP的社会活动负责人,虽然也是90后,但已从事红毛猩猩保护十余载。2016开始,考虑到野生动物保护的根源在于栖息地的恢复,他成立了环保组织CAN Borneo,着手进行森林重建及环保教育等事业。

▲这一次,我们离热带雨林这么近

实地调研的过程中,更有沉浸式体验与感受:在热带雨林里徒步,学习各种动植物知识以及森林保护的重要性;近距离观测红毛猩猩及被当地人圈养的野生动物,了解野生动物的生存现状和野生动物保护的困难与挑战;走近矿区和棕榈种植园,切身体会工业化对自然环境的破坏,反思探讨可持续发展的可行方案;亲手种下小树苗,为恢复原生森林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整个行程充实而有趣,大家似乎在不断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COP工作人员喂食野化岛上的红毛猩猩

Linus尽可能不带有任何预设的价值判断,客观展示这里发生的一切,而用他的原话说:“I want to show you what happens here, good and bad”。而这里的一起,也在不断冲击着我们,促使我们反思一些从不曾想过的问题,并重新树立起新的观点与认知,关于外界,也关于自己。

博雅第一次听到Linus自创的“人-森林-文化”三角形平衡理论时瞪大了双眼,觉得很难理解。随着与当地人沟通的深入,她慢慢领会到了三者间的密切关系,并深深觉得“人”其中的至关重要的作用,更加认同了教育宣传对于保护森林和保护文化的重要作用,也惊叹于当地人的睿智。

当见到马来熊、麋鹿、猕猴、麝猫等野生动物在狭小腥臭的笼子里狂躁不安时,除了怜悯,博雅也开始深入思考关于妥协的问题:“如果放生、送到动物园等等都不是更好的解决方案,你能单纯的指责村民私自圈养野生动物吗?”

▲被关在笼中的猕猴惊恐的看着我们

而子琳在了解到COP救援红毛猩猩的全流程后,也有了拨云见日之感。尤其是当亲眼见到两只即将从“森林学校”毕业的红毛猩猩在野化小岛上独立生活,听到COP工作人员Idam曾近距离跟踪观测放归森林的红毛猩猩3个月之久,她对COP的工作越发肃然起敬。

但随之而来的也有更多的疑惑:“既然森林的开发规划都是政府决定的,放归森林的红毛猩猩的安危依旧得不到完全的保障,COP的工作是否只是在拖延时间?其实Linus何尝不知自己做了很多无用功,但依旧在坚持。或许,很多事情,不能因为没有结果而不去做,而是,只有去做才有希望。

▲被救助的红毛猩猩宝宝03. 学以致用:在实战中学会“勾搭”

生性略为羞涩的子琳在第一天遇到了性格更为内向的COP工作人员Simson,采访过程磕磕绊绊,几度尴尬冷场。但Simson作为为数不多的COP一线工作人员,对于子琳的调研课题极为重要。

在阿光老师的鼓励下,子琳为自己树立了一个Flag:必须好好的采访到Simson。在后面的几天中,子琳突破自己内心的恐惧,见缝插针地寻找采访Simson的合适时间与地点,并终于在一个河边小亭子里完成了对Simson的深度访谈,了解到了终日与红毛猩猩共处的工作人员的实际状态与内心感受。其他成员的协助追问与解释则让访谈更顺利而充分。

▲抓住一切机会调研学习

沅芩遇到的问题则更为棘手:由于达雅克族传统文化被政府明令打压四十余年,对当地人带来了极大的阴影,很多知情的老人并不愿意回忆起当年的血泪往事。因此,就算沅芩通过当地人的介绍好不容易见到了至今身上仍留有传统纹身的老奶奶(当地最后一代有传统纹身的人),对方一开始仍是怀有戒备,对一些问题避而不答。但沅芩一直保持着真诚与尊重的态度,不断小心翼翼的发问,并送上自己精心准备的小礼物,耐心的解释礼物的意义,终于打动了奶奶。最后,奶奶竟主动露出了被遮盖多年的满臂纹身,并同意与沅芩合影。

▲沅芩与老奶奶的合照(老奶奶双臂上为达雅克族传统纹身)

以逐渐熟练的调研技术,把握每分每秒,大家主动融入当地人的生活,通过不同人的视角发现问题的多面性。幸运的是,当地人虽然害羞但淳朴而真诚,每个人都愿意花时间慢慢陪我们聊。纵使会说英语的人寥寥无几,但在Linus等人的翻译以及肢体语言的辅助下,我们成功的与诸多当地人进行了沟通:德高望重而思想深刻的村领导、为理想奋斗的一线NGO工作人员、觉得开挖土机很酷而选择在矿区工作的年轻人、向往外面世界的中学生……简单的问题因涉及不同的利益方而变的复杂,我们也在逐步深入的调研中学会了更思辨,更独立地去分析同样的问题。

晚上回到住处后,反思总结调研方法、记录整理当天调研的录音和笔记,也为第二天更深入的追问与探讨做准备。

▲从一次次调研和对话中,我们慢慢建立起对课题的认识和思考04. 当地生活:超越语言的情感连结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是Merasa村的真实写照。虽然村民们依靠采集、狩猎、种植的生活非常清贫,但每个人都散发着平和有爱的气息。一开始,我们还带着都市生活中的焦虑与距离感,但是很快,当地人纯真的眼神与淳朴的笑容便深深感染了我们。

▲瞧瞧我们在雨林里发现了什么?

每天都有一些村民无微不至地关照着我们,保证各行程得以顺利的开展。在日常生活中,当地的阿姨变着花样烹饪尽可能符合我们口味的一日三餐,房东阿姨在白天没电的时候悄悄地把我们洗衣机里脏衣服一一手洗晾晒;在热带雨林中,当地的小哥哥们小心翼翼地保护着我们每一个人:提前几天探好路,在危险路段就地取材搭建木梯;前后左右,温暖有力的一双双大手随时准备为我们伸出;甚至非常自然大方的让我们踩到其脚背上一步一步走过最泥泞湿滑的路段……

▲当地人帮助我们翻越森林

其实一开始,语言的障碍使得我们与当地人之间的沟通非常局限,很难进行进一步的交流。然而,随着相处的不断深入,我们与当地人一起种树,一起在森林中模仿犀鸟与昆虫的叫声;当我们一起分享甜美的野果,一起戏水打闹,一起唱歌跳舞……我们发现,语言障碍的确存在,但这些瞬间“无声胜有声”,让我们的心走的更近。

▲在当地小学一起游戏

一直默默照料着我们生活的房东阿姨在最后一天借助Linus的翻译,湿着眼眶告诉我们说:“我是多么希望把你们当成我的女儿,想要告诉你们好多好多东西。可是我不会讲英语,只能当一个不说话的人,静静的做一些事情。如果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的话,请你们原谅我。”

在离开村庄前的最后一晚,二十多位村民前来为我们送行。为了答谢村民,熊姐和Echo为大家做了一大桌子中国菜,大家席地而坐,吃饭,聊天。Linus站起来代表村民对我们说道:“One day when you come back, You are not tourists, you are part of family here”。

▲We are family05. 未来:离开只为更好的归来

离开Merasa村后,我们又拜访了贝劳县林业局的官员,并返回雅加达调研了环保基金会Kehati,有机会以更多元、宏观的层面审视并完善了各自的调研课题。

▲中南屋调研小分队拜访环保基金会Kehati雅加达办公室

而除了调研的完美收官,回看此次行程,婆罗洲的热带雨林带给我们远比想象的更多。

博雅坚定了自己要从事动物保护工作的决心:“我现在目标挺明确的,就是想做Linus那样的工作。我知道这样的工作需要强大的信念、勇气和强大的心,但我想尝试做做看。现阶段,我觉得可以从身边的小事做起,比如investigate上海的流浪猫流浪狗。”

子琳也越发明确了自己对环境议题的兴趣,希望未来学习生物化学相关专业:“整个行程中,我像一张白纸一样不断学习到新的东西。这里的人给我一种很不一样的感觉,和城市生活完全不一样。我还学会了用冷水洗澡、光脚走路……”

子琳说:我好像和从前一样,但却又是一个全新的自己。对于我来说,Merasa这个村庄就是我的桃花源,我倚凭运气来到那里,自此它便在我脑海里拥有一片天地,时而想起时,便进去游览一番,那些人,景,物。除此之外,还遇见了同行的同道中人的良师益友。有什么是比和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努力更令人的高兴的呢?这次经历在我埋下了一颗种子,同时也给了我丰富的肥料。只是它何时发芽成长,又成为什么暂且未知。不论如何,这样的独特的经历永存心中,即使它随时间褪色,它也依旧是我记忆深处的一个美好的梦......

▲中南屋调研小分队在学校里合影留念

沅芩学到了很多在其他地方学不到的达雅克族传统文化,并“希望让更多人知道保护传统文化的重要性”。未来,她还想回来学习除了纹身以外更多的当地文化,如舞蹈等等。

同样在农村长大的熊姐自愧于对大自然知之甚少,“觉得自己像是没有活过一样,眼前明明有很多东西,却视而不见”。而在Linus身上,她看到了“认真的生活、乐观、执着与生活智慧”。

一切都只是开始。“投之以桑榆,报之以桃李”。我们不想简单的离开而是期望带着更美丽的云彩归来。

▼▼▼点击阅读更多相关文案

紧急!大火过后,雨林里的红毛猩猩需要你的帮助!

这是一封寄给印尼总统的求助信......

青年作品 | "森林警察"与印尼最后的红毛猩猩

也想为环境与动物保护献一份力吗这个寒假,和我们一起走进印尼红毛猩猩的家园守护他们最后的希望

文 /Echo编辑 / 一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