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矿粉厂电话:18526678933

马大帅片头曲是谁演唱的_0、电视剧《马大帅》片头曲的奥秘

更新时间:2021-02-25 23:51

《马大帅》是神剧,其神,既在使人笑,也在使人哭,既在反映社会现实,也在反思心理情绪。

《马大帅》共有三部,柳边飞燕只点评第一部。本文所称《马大帅》,仅指第一部,若提及第二部和第三部时,将特意标出。

《马大帅》是赵本山的代表作,和《刘老根》、《乡材爱情》一样,它是系列剧,但只有第一部是认真的、自然的、流畅的,续作即便不能说是狗尾续貂,也是后劲不足,失之于浅薄、失之于刻意、失之于冗长乏味。

《马大帅》人人可看,但未必人人都懂。

若想看懂马大帅,首先要看它的片头曲:

(哇塞哇塞怪怪怪……)哇塞

(哇塞哇塞怪怪怪……)哇塞

(哇塞哇塞怪怪怪……)哇塞

哎嗨~~~~~~ 怪怪怪!

生活他就是这麽怪

老天常把玩笑开

东边日出那个西边雨呀

道是无情情还在

生活就是这麽样的怪呀

大地常把玩笑开

有心栽花花不放啊

无意插柳哎柳城排

(朗格哩格哇塞)朗格哩格隆

(朗格哩格哇塞)朗格哩格隆

人生他也是这麽怪

命运常把玩笑开

想要得的得不到

没想得的那个它还来了

活着就要愉愉快快吧

憋了巴屈划不来

有钱没钱实实在在吧

无忧无虑哎欢乐开怀吧

(朗格哩格哇塞)朗格哩格隆

(朗格哩格哇塞)朗格哩格隆

……

“哇塞”早在上世纪70年代就已在台湾流行开,最早传入大陆应该是在80年代初,首先流行于开放的沿海地区。之后被作为语气词而广泛流传一段时期。

《马大帅》播出于2004年左右,描写的故事开始于2003年秋,我2001年读高中,当时这个词在东北地区正处于从流行到没落的演变阶段。也就是说,张口说出“哇塞”一词,已经不再被人当成时尚,而使人有一种强行追赶潮流的感觉。

我们有个老师是个很善良的老头,为了和学生拉近关系,往往爱用这个词,实际上已经引得我们在下面暗笑。

马大帅、范德彪等人从农村进入城市,看到一切都新鲜,都有模仿的意识,但这种模仿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落于人后,一个“哇塞”,已经能够表现出他们所处的境遇。

“怪怪怪”,怪的是城市与农村的不一样,怪的是理想与现实的不一样,怪的是自己与他人的不一样。

“哎嗨”,声调昂扬激越,本来表达欢快的声音,在一片“怪怪”声中,显得那么不和谐。

“生活他就是这麽怪,老天常把玩笑开”,对于不可理解的事情,普通人不做理性的思考,往往归于命运,命运不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而是掌握在老天的手里,老天何在,并不去想。

“东边日出那个西边雨呀,道是无情情还在!”化用古诗:“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情却有情。”而这句古诗却又是从民歌中演化而来,俗变为雅,雅又变俗。

“有心栽花花不放啊,无意插柳哎柳城排!”俗语入歌词,俗之又俗,却正符合剧中定位。

“朗格哩格隆、哇塞”两种声音夹杂,乡村语和城市语的对撞。

“人生他也是这麽怪,命运常把玩笑开,想要得的得不到,没想得的那个它还来了”,以俗语写人生之苦,正符合佛经上说的人生八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五阴炽盛。

在《马大帅》中,八苦各有代表人物。六个流浪孩子是生之苦、苏老太太是老之苦、玉芬是病之苦、马大帅哭丧所面对之人是死之苦、牛二和玉芬是怨憎会、小翠和钢子是爱别离、吴总对小翠是求不得、范德彪是五阴炽盛……如此种种,皆在这几句歌词之中。

“活着就要愉愉快快吧,憋了巴屈划不来”,命运在老天,不在自我,马大帅得到结论:只能保持乐观,不与命争,这是俗人的境界,也是最无奈的境界,可谁人又能逃脱这境界呢?

“有钱没钱实实在在吧,无忧无虑哎欢乐开怀吧”,“有钱”和“没钱”是二元对立,正如乡村与城市的二元对立,以及无数种二元对立。

“朗格哩格隆、哇塞”两种声音夹杂,对撞声再次响起。

歌曲结束。

公司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