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矿粉厂电话:18526678933

鬼团六作品红蔷薇夫人_九六_窄红_折一枚针

更新时间:2021-03-05 22:17

宝绽全套行头站在侧幕后, 往台下看了看, 除了一排一号留给匡正的位子, 前五排中间的座儿全满了,三十来个人, 是如意洲观众最多的一次。

宝绽回身,陈柔恩站在几步外,戴着老旦凤冠, 一身黄女蟒, 攥着拳头跟那儿紧张。她是开场戏,被富豪簇拥的舞台,她要替大伙第一个踩上去。

“小陈。”宝绽轻声叫。

“啊?”陈柔恩抬起头。

前头邝爷的锣鼓点敲起来, 疾风似的,催着角儿上台。

“想好怎么唱了吗?”在急切的锣鼓声中, 宝绽和缓地问。

陈柔恩还记得,上次也是唱这一出, 下台回来, 宝绽对她说:如意洲存在的意义,就是让大伙唱出自己的风格,拿出自己的做派, 人不同,戏自然有千秋。

她的目光沉下来, 深吸一口气:“想好了。”

她端起玉带, 迈着沉稳的小八字步, 一步一顿, 擦过宝绽,迎着光走向舞台。

耀眼的照明灯闪得台下一片白茫茫,邝爷和时阔亭在侧首盯着她,只等她一开口,场面立即跟上。

“哎!”陈柔恩鼓着气叹了一声,年轻的嗓子宽厚洪亮,“我骂你这无道的昏君!”

锣鼓点随即走起,西皮流水也跟上,她那么漂亮的喉咙,满可以大开大合,一举把台底下镇住,但她没有,而是吊着气悠悠地唱:“一见皇儿跪埃尘,开言大骂无道的君!”

今儿的观众都是戏油子,她这句一出来,不免一愣,纷纷交头接耳:“哎她这味儿不一样……有点意思!”

陈柔恩能感觉到他们在窃窃私语,但不在乎,脚下这一小片舞台是她的,哪怕只有短短几分钟,她也要把场子踏住:“二十年前娘有孕,刘妃、郭槐他起下狠毒心,金丝狸猫皮尾来剥定,她倒说为娘我产下妖精!”

这些年,老旦的唱腔越来越华丽,一味地追求高宽亮,有时候甚至有压花脸一头的架势,唱耄耋领兵的佘太君,这样行,唱慷慨刺字的岳母,这样也行,可要唱二十年来受尽寒苦的李后,就显得喧宾夺主,徒有演员没有人物了。

所以陈柔恩不走这一路,她明明有一条响透天的好嗓子,这里却压着火儿拿着劲儿,探索一种沧桑自然、朴实无华的风格:

“多亏了恩人来救命,将为娘我救至在那破瓦寒窑把身存,”她不徐不疾,娓娓道来,几处字词的处理借鉴了老生的韵味,“白日讨饭苦处不尽,到夜晚我想娇儿,想得为娘一阵一阵眼不明……”

“好!”台底下突然给了一个好儿,还不是某个人,而是一撮人,显然是被她这种不落俗套的唱法惊艳了。

但这里是没有“好”的,正是一段唱的当中,陡然来这么一下,陈柔恩乱了节奏,嗓子卡住了。

她今年刚毕业,岁数也不大,登台的次数一只手都数得过来,又是第一个上场,还是对着一帮老板富豪,紧张加紧张,彻底哑那儿了。

她一停,场面跟着停,整个舞台寂然无声。

萨爽扒着侧幕直跺脚:“师姐怎么回事!”

“今天什么场面,”应笑侬也有点沉不住气,“她出这种事故!”

什么场面,三十来个富豪又怎么样,演出都是一样的,不分贵贱,“她能缓过来,”宝绽信她,陈柔恩硬气,也聪明,不会就这么认栽,“谁没在场上失过误,都是这么过来的,千锤百炼才成材。”

还行,观众都是讲究人,没喝倒彩,陈柔恩呆立着,仿佛世界空了,只剩她自己,要是照一般的小姑娘,这时候铁定要回头去找团长,但她忍着,拼命想宝绽,如果是他,会怎么做?

她想起韩文山第一次来听戏,宝绽不肯穿着王伯当去唱秦琼,只着一件水衣子,清唱了一段三家店,风流潇洒,不卑不亢。

她稳住心神,学着那天宝绽的样子,向台下深鞠了一躬,再昂起头,有角儿的风度,微微向侧幕示意,请锣鼓和胡琴再起。

邝爷和时阔亭对视一眼,起板搭弦,从头来过,陈柔恩还没开口,台底下响起连绵的掌声,这是肯定,是鼓励,是帮这个年轻演员重新站起来的一双手。

“一见皇儿跪埃尘,开言大骂无道的君!”陈柔恩气沉丹田,从头唱,这一次全然地放松了,一放松,才发现过去自己一直是绷着的,怕观众挑剔,怕不小心犯错,今天一下子错到底,倒不怕了,反而无所畏惧,能挥洒自如。

“多亏了陈州放粮小包拯,天齐庙内把冤伸,”她高处有堂音,低处迂回婉转,气息又长又稳,一整句下来不偷一个字,“包拯他回朝奏一本,儿就该准备下那龙车凤辇一步一步迎接为娘进了皇城!”

她唱得精彩,台下的观众却压着,唱到“险些儿你错斩了那架海金梁擎天柱一根”,实在压不住了,爆出满堂的“好”,这一次,陈柔恩不会被叫好声惊住了,她已经胸有成竹,游刃有余地施展:“我越思越想心头恨,不由得哀家动无名!”

宝绽他们在侧幕看着,那哪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倒像是轻车熟路的老演员,演活了摆架回宫一雪前耻的李太后,“内侍看过紫金棍,”她提一口气,利落收尾,“替哀家拷打无道君!”

潮水般的掌声,一浪接一浪,从后台听着,难以想象台下只有三十个人,陈柔恩大汗淋漓地回来,宝绽接着她,只说了一句话:“毕业证是张纸,今儿你算出师了!”

陈柔恩激动得张不开嘴,为了这舞台,为了台下懂她的观众,也为宝绽这个好团长、好师傅,热泪盈眶。

宝绽回身拍一把萨爽,让他上。

萨爽受了陈柔恩的鼓励,把心一横,把眼一定,飞步上台。他们团这两个小的,宝绽基本是放心了,从侧幕回来,拿起桌上的保温杯,听着台上萨爽的功夫、台下观众的掌声,两边一应一和,缓缓的,喝了口水。

应笑侬站在侧幕边看他,他不再是那个为了一点赞助费累瘫在台下的小演员,而是一个成长中的领导者,关键时能当机立断,危机时能稳住阵脚,时老爷子没选错人,如意洲有了宝绽,才真正是所向披靡。

陈柔恩开了个好头,下头的戏一出比一出有彩儿,掌声和叫好声不断,最后是宝绽的老黄忠立马横刀,高唱着“到明天午时三刻,定成功劳”,于华彩处结束了这场略带着生猛气的演出。

掌声经久不绝,宝绽已经下了台,外边还在整齐地拍,虽然只有三十个人,但对如意洲这样野生的小剧团来说,有如过节一样热闹。

“哎宝处,”应笑侬提议,“咱们一块出去吧,谢个场。”

“谢场”两个字宝绽是陌生的,他担了如意洲十年,从没遇到过等他谢场的观众。

“对啊,”萨爽一拍大腿,“人家专业院团都谢场,还献花呢!”

“花儿咱们没准备,安排不上了,”应笑侬把宝绽往侧幕推,“宝处,你领大伙出去,挨个给介绍一遍。”

宝绽在台上是当仁不让的黄忠、是力挽狂澜的寇准,下了台,抛头露脸的事全想往别人身上推:“师哥,要不你来吧?”

“我来什么,”时阔亭笑了,“谁是当家的谁来,”他问大伙,“对吧!”

五分钟后,宝绽领衔,如意洲全体成员一起登台,打扮不太齐整,陈柔恩和萨爽早卸了妆,应笑侬也掭了头,只有宝绽还插旗披靠,高出大伙一截,时阔亭搀着邝爷到舞台中间,七个人齐刷刷站成一排,朝台下鞠了一躬。

在这片玲珑的小舞台,宝绽杀过敌、起过解、探过母,正经八百说话倒是头一遭,显得有些腼腆:“各位晚上好,欢迎来到如意洲,”他没有麦克风,纯是靠着一条脆亮的嗓子,“我们是一个有百年历史的剧团,现有团员六人,分别是——”

他撤到一边,把舞台中央让出来:“鼓上蚤时迁,”他先点方才戏里的角色,再报演员的行当和名字,“文武丑,萨爽!”

伴着热烈的掌声,萨爽一个跟头翻到台前,一口气儿没歇,连着二十个空翻,抱拳亮相,然后飒爽归队。

“狸猫换太子李后,”宝绽继续介绍,“老旦,陈柔恩!”

掌声再起,陈柔恩穿着一件米色毛衫,长头发还没来得及拢,随意披在肩头,青春美丽一个姑娘,盈盈一笑。

“虞兮虞兮奈若何,”宝绽的声音高起来,那是他的看家宝贝,“大青衣,应笑侬!”

应笑侬还带着妆,玉树似的男儿身,顶着一副倾国倾城的女儿貌,袅袅婷婷,背对着观众猛一个下腰,带刺儿的花一样,叫人着迷。

接着,宝绽看向他的师哥,他十年来朝夕相伴的亲人:“一弓两弦立天地,琴师,时阔亭!”

时阔亭没像其他人那样秀本事,而是径直走向宝绽,他太激动了,当着所有团员,当着那么多陌生的观众,一把将他抱住,颤着声说:“你做到了,宝绽!我爸妈在天上看着,你做到了!”

短短两句话,宝绽的眼角就湿了,他咬住嘴唇,亲自走到台中央,搀起邝爷:“如意洲百年传承,”他郑重地向台下介绍,“老鼓师,邝有忠!”

台下的观众集体起立,亢奋着,手心都拍红了,掌声仍然不息,这是对老艺人的尊重,是对京戏这份美的热忱。

都介绍完了,宝绽退回台边,示意全体下台,可大伙都杵着不动,还一个劲儿朝他使眼色。

“嗯?”宝绽不解地皱起眉头,台底下的观众却笑了,座儿一笑,他更发慌,攒局儿的韩文山看不过去,冲他喊了一嗓子:“你把自己落下了!”

随着哄堂的大笑,宝绽涨红了脸:“抱歉抱歉,”他插着一背将军靠,又一鞠躬,“头一回谢场,紧张了。”

他是无心之语,台下富贵的看客们却心生波澜,这么好一个团,这么好的一些人,过去却连一个谢场的机会都没有。

“我叫宝绽,文武老生,”宝绽不是个话多的人,可能是今天的氛围,也可能是这些爱戏懂戏的人,让他不由自主说了心里话,“师傅临终前把如意洲托付给我,没别的念想,只是希望剧团别倒了,招牌别砸了,功夫别没了。”

他有些哽咽,停了停,舞台上下一片肃静。

“只是这么点希望,”宝绽垂下眼,“却太难了……”那些难他不堪说,说了就像剜骨割肉,叫他疼,“我……”

“我们不会叫你难!”韩文山从座位上走下来,挺拔的高个子,背后是他非富即贵的戏迷圈子,“宝老板,如意洲是颗蒙了尘的宝珠,而我们,”他看向他的朋友们,“从今往后,就是如意洲的捧珠人!”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大君子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糖年糕、小小豆芽、changer ?、口水猪、15096787、青滟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川添柚实、莉莉chowchow、夜栖动物、菠菜罐头、Vampirebaby、Eric-小黑爷、15096787、电是一阵风、艾斯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cc酱、97 6个;师不庇咸鱼弟子 4个;Jaclyn、羽佳 3个;alonnn、辛禾木、喵星大佬、Youko、栗子滚滚 2个;苏幕遮、燃烧吧小宇宙!、十四、佛系桃小春、苏十三、39570508、是廿一呀、鸨鸨、贝塔、十四块糕、布加迪威龙-护童分队、爱情见证人71号-千千、有點甜、Julia茱丽娅、未闻君、秋天吃桃、白话、丫丫长得白又壮、21335477、玉桂树、兔仔赖fufu、默默叉会儿腰、www、别雨墨、28870998、暖暖、折一枚针的绝美小尾巴、爱简传媒UFO、猫有钱、荒北冰原、鬼斧、春夏不爱冬、夜色、楼上风景、花绮人、星硉、15096787、兔原、七心海棠、墨瓷、咖啡豆、小小豆芽、木犀犀、长乐、承浦、小辰辰的秘密基地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小四子 60瓶;密哥 42瓶;十四 27瓶;炎炙舞 20瓶;川添柚实、鲜橙多、我想成为一个渣女、妖怪七七七、kz、123456、19303694、流雲 10瓶;闲闲、coolwater2012 8瓶;小引 7瓶;大碗牛杂粉、长史有个小王子、天边最亮的那颗星、呼啦、20559489、丢失的秋裤 5瓶;瑶、节秋筠 4瓶;菠菜罐头、祝融、漠漠爱、添望 3瓶;猛虎嗅蔷薇 2瓶;苏十三、正版流卿、无尾熊7七、milkfudi、酱汁牛肉、Happy、啊啊啊啊啊、天外来客十七、楼上风景、实体书控、一一风荷、云中云中、沐栖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窄红请大家收藏:(www.ax999.org)窄红爱心999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公司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