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矿粉厂电话:18526678933

魔道之忘羡之女_《风起云深》41 魔道祖师原著向续集 又甜又飒的忘羡婚后风云

更新时间:2021-02-28 10:57

《风起云深》总目录

本期片段:

蓝忘机抿着唇,神情肃厉。魏无羡见此,忙宽解道:“这也只是我的猜测,也可能他并不知道那里有危险的东西,想借我之手去查探一番,哪知道我也在那里栽了跟头。”

金凌道:“你别嬉皮笑脸的,我也有此意。若你愿意代莫玄羽行入族礼,后日便是个吉日,把这件事给办了。过了后日,再选日子就得两月后了。”

————————————————————

四十一、牡丹花亦冷(二)

月色朦胧,窗边一片静谧。屋内传出一声餍足的粗. 喘,重瓣牡丹香盏中最后一截檀香星火微迸,吐出一截没有尾巴的烟氲,袅袅地在屋子里弥漫开来,似乎味道比之前的都要浓郁些。织金妆彩、干花丝绒填充的软枕横七竖八地躺在在地上,间或穿插着几件撕碎的衣物、绣工精致的缎被和倒地不起的座凳。

(蓝忘机无表情掀桌子,表示卧槽的意思

(╯ ̄Д ̄)╯╘═╛(╯ ̄Д ̄)╯╘═╛(╯ ̄Д ̄)╯╘═╛(╯ ̄Д ̄)╯╘═╛)

两人皆是汗流浃背,魏无羡对准蓝忘机胸口猛地一贴,像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惊喜喊道:“蓝湛,你看。吸住了!”

蓝忘机低低地笑了一声:“嗯。”于此事上,蓝忘机一如他那张波澜不惊古井无波的脸,不爱换姿势,更不求新意,但魏无羡对于这样的小情小趣却乐此不彼。蓝忘机其实觉得很好。

蓝忘机动了动,想出来,魏无羡马上制止道:“别动。”

蓝忘机道:“又做什么?”

魏无羡勾唇一笑,道:“反正你别动,让我试一把。”说着,他维持着相拥的姿势,抱着蓝忘机侧翻了个身。两人瞬间上下调换,所连之处挤压翻转,蓝忘机差点就忍不住扬帆再起,魏不要脸还趴在他身上庆祝试验成功:“哇,没出来!含光君越来越厉害了,和避尘有得一拼。”

蓝忘机伸手就在魏无羡后面响亮地一拍。

“嘿,家规……”魏无羡刚张嘴,就被蓝忘机堵住了嘴。然后蓝忘机将他一夹,迅速一个翻身又给翻了回来。低磁撩人的声音,穿进魏无羡的耳膜:“此鞘不错!”

“蓝……”魏无羡被人上下堵着,话也说不了,动也动不了,只能伸出手臂去抓人,一摸就摸到蓝忘机背后那片斑驳,那该死的胜负欲顿时就缓了下来,只余满心怜惜。掌心沿着每条熟悉的戒鞭痕滑过,最后停留在心脉上的一条深痕上。魏无羡闭上眼,手指轻轻划过凹痕,仿若无数次梦境里见到的一片红。

若这鞭子打下来的力道再深两分……魏无羡不敢往下想,他明知没可能修复那条伤疤,可鬼使神差地,他在指端灌入了小股灵力,缓缓地触上那条疤。蓝忘机立刻就察觉了,把他那只手拿下来,吻了吻指节,眼神相询道:“嗯?”

魏无羡一脸无辜,道:“试试你会不会痒?”

蓝忘机面上不动,手指轻轻一按。魏无羡“啊”一声,全身一抖,人就滑了出去。他见蓝忘机又伸手过来,赶紧捉住道:“不是让你试我!除非……你不怕我叫得金鳞台的人都听到,那我就让你试。从头到脚,哪哪都行。”

蓝忘机其实只是想抱他去沐浴而已,因那东西残留在身体里易起高热,他向来很注意,不管多累多晚,便是魏无羡已经困得不省人事,也要把人抱过去洗干净。可是,见刚才还戏耍人起劲儿的魏无羡将他的手捂在胸口,就差大喊“非礼”的装模作样,蓝忘机面不改色心不跳道:“兄长的禁制术,你想试?”

“?!”魏无羡一噎,护得更紧了。

谁人不知姑苏蓝氏家主泽芜君的禁制术高超,整个修真界能出其右者都寥寥可数。昨夜蓝曦臣听到屋内动静,差点没有下一打禁制在门口。如今就算蓝忘机一掌震碎这里面的浴桶桌椅床榻,门外也未必听得见。

魏无羡一边感慨蓝忘机实在是上辈子拯救了修真界才得了蓝曦臣这个兄长,一边把蓝忘机的手抱得死死的,喊道:“你等等!”他本来想加一条静室家规,但是想了半天没想出来,如何要兼顾撩人又不被反制,最后只能摸着蓝忘机的手,讨好道:“亥时息,现在都快子时了,今天停战嘿嘿。”此人怕是忘了,蓝忘机和他天天的时候,从来就没有亥时息过。

蓝忘机往他嘴上狠狠啃了一口:“皮。”

魏无羡道:“没人与你皮,怕是你还不习惯。我才不在你身边几天,蓝二公子居然想我想得口舌都上火了。”他忽地伸手就在蓝忘机唇角外一戳。

蓝忘机躲闪不及,轻轻“嘶”了一声,眼睛里有危险的光闪了闪:“魏婴。”

魏无羡眉眼嬉笑,马上脆生生地回应道:“嗳!”

蓝忘机喉结动了动,还是克制道:“沐浴。”

 

魏无羡把人按下来在下巴上吸出了个红斑,低低道:“我都帮你泄了火,你好歹陪我说说话,哪有干完就走的道理。”

 

他拿起蓝忘机的手轻轻按压了一番,肌肉的淤青肿胀确实都好得差不多了,问道:“泽芜君怎么说,灵脉没事吧?”

 

蓝忘机只道:“兄长在,无妨。”

 

果然还是受损了……琴道集大成者,手上灵脉异于常人,好在蓝曦臣与蓝忘机修为相当,能助其将受损的灵脉一条条打通修复。可惜自己这副身体修不出金丹,永远做不了那个相助之人。想到此处,不管魏无羡对金丹一事如何看得开,都生出了些许遗憾。

 

蓝忘机看这个吵着要说话的人垂着眼,伸手擦掉魏无羡鼻尖的汗水,问道:“金阐……怎么回事?”

 

魏无羡心头一跳,果然那两个小的第一时间就和蓝忘机汇报了自己在小佛堂晕倒的事。魏无羡其实不太记得当时发生了什么,只记得他把金阐拉到一边问话。他那会儿原本因为前一晚施阵太久,有些头痛不适,金阐还在和他说着话,魏无羡就两耳轰鸣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据说当时金凌看到,奔过来问都没问,直接就给了金阐一拳,其实真的冤枉了金阐那小子。

 

魏无羡故作委屈道:“你叫人传话让我别回去,我以为你生我气,不要我了。这一伤心着急,就晕过去了。”

 

蓝忘机把人抱得紧了紧,道:“胡扯。”

 

魏无羡道:“嘿,我逗你玩的,有些累罢了。医师来看过了,和泽芜君说的一样,开了一大堆的苦药,都不如你让泽芜君帮我做的药丸好。”

 

蓝忘机沉默了一会,只道:“按时服药。”

 

魏无羡凝视着蓝忘机,突然咧了下嘴,点了点头。

 

两人相对躺着,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对方,皆是心里有话也无话,说到底,如此安安稳稳在一起,便是世间最大的幸福。

 

看了一会儿,魏无羡就忍不住伸出爪子在蓝忘机脸上摸来摸去。蓝忘机长臂一伸,便将人捞过来趴在自己身上,指尖按住其后腰几个穴位轻揉,缓解他的腰痛。

魏无羡一边酸疼得龇牙咧嘴,一边调笑道:“嘶……几日不见,怎么觉得含光君又好看了些。据说这几年女修们口味变了,喜欢你这样‘看起来’清心寡欲、雅正严肃、拒人于千里之外,其实在床上又凶又猛的高冷公子。”

 

蓝忘机不说话,就看他瞎编。

 

魏无羡挂着一副夸张的愁容道:“唉……泽芜君在修真界‘第一公子’的位置怕是保不住了,不知道我这个道侣的位置还能不能保得住?”

 

蓝忘机轻笑一声:“油嘴滑舌。”

 

魏无羡趴在他身上嬉皮笑脸道:“我就对你一人油嘴滑舌,不可以吗?哎哟……”后腰最酸的痛点被蓝忘机揉到,魏无羡软成了一滩泥,从他身上滑下来。

蓝忘机赶紧换成手掌揉道:“可好些?”

魏无羡背过身去,把蓝忘机手掌放在后腰上:“这样好,你帮我揉着,我们继续说。”

蓝忘机道:“嗯。”

 

魏无羡问道:“甘泉方氏上云深不知处为了何事?”

 

蓝忘机道:“要钱。”

 

魏无羡微微侧头,疑惑道:“找姑苏蓝氏要钱?

 

蓝忘机道:“嗯。”

 

甘泉方氏也是近几年才出现的小仙门。其实方梦辰父母原为河间一带的散修,“射日之征”中才投奔到聂明玦帐下。温氏覆灭后,方家以清河聂氏客卿身份,参与了不夜天誓师大会。方氏夫妇惨死,赤锋尊承诺好好照顾年仅七岁的方梦辰,对他一家负责到底。可惜赤锋尊也很快走火入魔爆体而亡,聂怀桑匆忙上任,清河聂氏乱成一团。他的族伯带着方梦辰到不净世哭,聂怀桑就跑到金麟台哭。金光瑶二话不说,竟将兰陵金氏旗下的甘泉划了一半给方家。

 

彼时,坊间对敛芳尊此举大加歌颂,认为金光瑶对死去的义兄尽心尽力。但方梦辰的族伯却逢人就声泪俱下,说方梦辰的父母当年响应金光善的号召才去的不夜天,如今自己年纪大了,稚子无所依仗,还要去那鸟不拉屎的地方,说得不好听点,是同被圈禁的温氏残部做邻居,和流放没什么区别。此话也不假,甘泉虽然不少奇猎,但人烟稀少,土地荒芜,又靠近岐山温氏残部的拘禁地,不过是兰陵金氏几百个猎场里毫不起眼的一个。

金光瑶听说后,亲自找上门去,方梦辰的族伯一见金光瑶就下跪不起,痛哭流涕,说来说去,重点就是换个好的猎场。金光瑶闻言只是轻轻一笑,说请方梦辰的族伯喝茶。这茶也就吃了一炷香,方梦辰的族伯便高高兴兴送别金光瑶,第二日就带着一家老小去甘泉了。

之后不久,金光瑶提出在偏远地区筹建瞭望台的方案,并游说仙门百家集资出人。最先动工的上百座瞭望台,就是由兰陵金氏带头出钱,在甘泉以西兴建的。方梦辰一家便成了离那边最近的仙家。兰陵金氏派人驻守时,方家总可以最先得到通报,并获得十分可观的助猎报酬。方家便拿着这些钱修了仙府,增募子弟,自己也出人驻守十几座瞭望台,每年都能从金光瑶的募资中拿到不少驻饷。就这样,方家脱离清河聂氏,逐渐以“甘泉方氏”行走修真界。虽然算不上什么大仙门,但是方梦辰的族伯成日都把方梦辰父母伐温倒魏挂在嘴上,恨不得学兰陵金氏刻一面墙,彰显方家是为匡扶仙门正义而献身的大英雄。听到方家故事的人,无不唏嘘一声幼童何辜,顺带再义正言辞地大骂夷陵老祖丧心病狂、罪有应得、死不足惜。

 

许是因为瞭望台这钱来得太容易,方家没有半点居安思危之感,又因着金光瑶筹备的第二批瞭望台中,甘泉以北的辽阔之地也被纳入进来。方家以为抱上了摇钱树,增募了很多修士。谁知道,金光瑶罪行暴露,任仙督时的各项施令全数叫停,别说第二批瞭望台直接搁置,第一批瞭望台也逐渐被弃用。以前支持这个想法的仙家,也不再出钱出力。

方家无田无铺,一下就断了主要收入来源,大半年毫无进项,已是坐吃山空。方梦辰便手执当年仙门联署的契约书,上云深不知处要个说法。因为金光瑶推行瞭望台曾得蓝曦臣力撑,督诏金册也有着泽芜君的印鉴作保。方家就觉得,仙督虽然没了,但姑苏蓝氏作为保人,还要把这大半年的驻饷给结了。

 

魏无羡道:“若作保的是江澄,方梦辰必定不敢去,就算不怕被鞭子抽,也说不过江澄那张嘴。泽芜君虽然修为高,但为人处世一向谦和。方梦辰父母的死确实是我的责任,只要把这事情抬出来,你兄长就很难挺直腰板和他讲道理。蓝湛,你实话告诉我,你叔父气得心绞痛,是不是方梦辰又拿我说事儿了?”

 

蓝忘机道:“姑苏蓝氏没有你想得那样脆弱。”

 

魏无羡转过身子来对着蓝忘机,闷闷道:“不论上次在乱葬岗我们做了什么,有些命债永远还不清,有些仇恨永远抹不掉。当别人要施压于你时,那些黑历史永远都会被翻出来。讹钱哪里是个头,其他仙门若有样学样,拿着不夜天的伤亡名单去姑苏蓝氏要钱,云深不知处就是金子打的也赔不起。”

 

蓝忘机手指从魏无羡隐隐可见的断眉处抚过,轻声道:“换你安宁,倾尽所有又何妨。”

 

魏无羡抬眼,怔怔地看了蓝忘机一会儿,突然右手一伸,翻身抱住蓝忘机,埋在那片肌肉结实的胸口。暖帐春宵的一床天地,他听到蓝忘机胸前烙痕下不疾不徐的心跳,将他身体里的那颗也带慢了下来,隔着两层皮,同起又同落。

默了好半晌,魏无羡满胸的酸涩才褪去,闷声调侃道:“含光君这个亲成的,亏大发了,又穷还是个赔钱货。”

 

“别乱想……何况,”蓝忘机轻轻拍了拍魏无羡的背,低低道:“兄长另有对策。”

 

魏无羡道:“继续实施瞭望台?”

 

蓝忘机点点头。

 

魏无羡道:“瞭望台若有成效,确实不必因为提议者罪大恶极,就全盘否定掉。若没有瞭望台为地标,我就算窥溯,也不知江澄追着那假宋岚去了哪。何况……我们现在不知道那个蒙面人和银袍人到底有什么后招,他们如此辛苦地拿到紫电,必定不是为了拿来当武器,而是紫电身上有什么其他特殊用途。若是真的召来什么东西,有瞭望台在,总比没有的好。”

 

蓝忘机道:“兄长亦有此虑。”

 

魏无羡继续道:“听说,我之前被冲到赤金江下游,也是附近瞭望台给你们发的信号?”

 

蓝忘机道:“嗯。救你的猎户去报的信。”

 

魏无羡道:“赤金谷这边没有,我去之前本想找附近的人问问,探听一下那些煞羽鬼鸮什么时候开始聚集的,可惜除了一个废弃的瞭望台,半个人都没看到,否则这么大的冥鱼怎么会无人上报。”

 

蓝忘机道:“兄长此行,正为查卷。”

 

魏无羡道:“若是四大世家都支持,这件事也不是不可能。刚好江澄和金凌都在,泽芜君可先与他们通通气,然后在下个月云梦江氏清谈会上在和大家磨一磨。金光瑶一个人能磨下来,没道理我们三个人还磨不下来。只是清河聂氏那边……看那人对封阴冢分棺的态度,我拿不准。”

 

蓝忘机道:“我去趟清河。”

 

魏无羡道:“你别去,让他来,且先别提此事,探探他的口风。还有件事,我一直觉得有蹊跷,也想趁机问问。”

 

蓝忘机道:“赤金谷?”

 

魏无羡道:“希望他是无心的。”

 

蓝忘机抿着唇,神情肃厉。魏无羡见此,忙宽解道:“这只是我的猜测,也可能他并不知道那里有危险的东西,只不过想借我之手查探一番,哪知道我也在那里栽了跟头。”

 

蓝忘机微微叹了口气,眉间亦是化不开的忧虑。魏无羡便岔开话题,说起别的来:“蓝湛,我猜我在这里发现了什么?”

 

蓝忘机道:“什么?”

 

魏无羡眉飞色舞道:“你还记得我们在潭州的时候去的那个莳花园吗?我当时还奇怪,莳花女应该不会无故弃园不顾,任她那宝贝园子破败成那样。原来金光瑶把莳花女收了,放在了芳菲园里。”

 

蓝忘机道:“我知。”

 

魏无羡道:“你知道?他怎么收的?我之前去过多次,就是想把她带回莲花坞,帮师姐照看菡萏院的莲池,金子轩一年也来不了两次,她却每日都去辛苦打理。可那花精要求太苛刻,要吟诗三千首,句句有花名,她才肯随我走。”

 

蓝忘机道:“是兄长。”

 

魏无羡道:“果然是泽芜君!我当时道那花精为难我,索性逗她玩,胡乱吟诗惹她生气。后来把她惹毛了,每次去都给我下一顿花雨。”

 

蓝忘机轻描淡写道:“你再拾去街上送人。”

 

魏无羡愣了一瞬,一头扎到蓝忘机怀里笑个不停:“哈哈哈哈哈,这么久远的事你怎么都知道哈哈哈哈哈。”

 

蓝忘机等他笑完了,道:“婚礼请柬已至。”

魏无羡问道:“什么婚礼请柬?”

蓝忘机道:“天子笑酒庄。”

 

魏无羡一拍脑袋,道:“哎呀,差点忘了这事!什么时候?”

 

蓝忘机道:“下月初三。”

 

魏无羡算了算,道:“还好,闹完洞房还能赶得上云梦江氏清谈会的尾巴。”

 

蓝忘机道:“你要回莲花坞?”

 

魏无羡道:“我答应子真去看他,再说,瞭望台的事,最好借清谈会的时候定下来。不管啦,先去把天子笑喝够!”

 

两人又乱七八糟地说了些别的,直到魏无羡开始打哈欠,蓝忘机揉揉他的脑袋道:“别睡,先沐浴。”魏无羡被他拉着坐起来,“啪唧”一声在蓝忘机肚脐的位置亲了一口,仰头道:“我们去厨房另外烧水好不好,这里都是香汤池,温泉里不知放了什么奶,上面又弄了好多花,香得腻死个人。以前金子轩身上就那味道,受不了。”

 

蓝忘机道:“好。”

 

魏无羡伸手摸了一下蓝忘机的下巴,笑着道:“厨房有些远,人家要问你脖子上怎么有个红印,你要怎么答?”

 

蓝忘机淡声道:“为何要答?”

 

魏无羡一副醍醐灌顶的样子,伸出手在蓝忘机眼前比了一个大拇指,结果被蓝忘机一口咬住。

 

“哎哎哎,怎么又咬人?蓝湛你属狗的吗?再咬我也咬了啊!”

 

“来。”

 

“亲娘的,我今日干……嗯嗯……啊哈哈哈……蓝湛……蓝二公子……二哥哥……哥哥哥哥……嗯嗯……啊……啊……别别绑我的手啊……”

 

“求饶。”

 

“为什么?”

 

“苍城,屋顶。”

 

“唉我错了我错了哈哈哈……二哥哥……我错了,你大棒不计小人过……唉你……不要了……脚你也绑……哎呀呀呀……求饶!我求饶!!夷陵老祖求饶!!!”

 

 

 

 

 

 

 

 

 

 

 

第二日,因为和蓝曦臣约好谈事,蓝忘机卯时便起了身。

 

魏无羡照例睡到日上三竿起,吃完了早膳便出去溜达。远远地看到金阐从芳菲殿里出来,他立刻打招呼道:“金阐!”

 

金阐看到魏无羡跟见了夜叉似的,脸刷地一白,就差没打个哆嗦了。

 

魏无羡看了自己一眼,应该没露出脖子上那些斑斑点点,走过去问道:“你干嘛?又作坏事了?”

 

金阐猛地跪在地上,不断磕头道:“我是欺负过莫玄羽几次,别的真的没做过,求你放过我。”

 

魏无羡大约明白过来,道:“我也没说要把你怎么样啊?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以后你跟你那些兄弟,不准再给阿凌找麻烦了,既然都姓金,就得好好相处,听见没?”

 

金阐连连点头。

 

魏无羡道:“乖,去吧。”

 

见金阐一溜烟跑远了,魏无羡回过头来,看到金凌站在他背后,眼里说不清什么情绪,似有感激,有钦佩,还有些内疚。魏无羡笑道:“哎哟,你干嘛这么看着我,怪肉麻的。”

 

金凌立刻换上一脸无语的表情,道:“你跟我来。”

 

进了芳菲殿,金凌道:“金阐今日来跟我提,让我考虑莫玄羽归宗,他叔叔伯父也没意见。你怎么想?”

 

魏无羡啼笑皆非道:“看来金阐还真没少欺负莫玄羽,都吓成那样了。”

 

金凌道:“你别嬉皮笑脸的,我也有此意。若你同意代莫玄羽行入族礼,后日便是个吉日,把这件事给办了。过了后日,再选日子就得两月后了。”

 

魏无羡见金凌不似开玩笑,道:“哇,你认真的啊?”

 

金凌道:“献舍契约还没完成,是不是真的?”

 

魏无羡道:“吓唬他们罢了。”

 

金凌低下头,道:“那你频频晕倒,神识不稳,是赤金谷受伤的原因?”

 

魏无羡看他那副模样,心里淌过微微的暖意,道:“没事,那次就是意外,夜猎时候受个伤挺正常的。”

 

金凌道:“那就这么定了,我今日便修书给长老们。”

 

魏无羡思忖片刻,道:“兰陵金氏入族仪式,是否可以请其他的世家?”

金凌道:“我查过,反正上次就是从简举行,别的世家谁也没请。”这个上一次,自然就是说的孟瑶归宗的那次。但孟瑶归宗之后,立刻便与聂明玦、蓝曦臣歃血结义,因为三人都是“射日之征"中家喻户晓的大人物和功臣,那场结义声势浩大,仙门百家都去观了礼。彼时,孟瑶已额点明志朱砂,身着兰陵金氏金星雪浪服,并在结义誓词中以“金光瑶”自称,众人也就知道兰陵金氏正式接纳了他。

魏无羡道:“我毕竟是代莫玄羽行礼,以后也不会顶着他的名字行走,多几名仙首在场,也是个见证。”

 

金凌看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你不就是想让含光君去吗?难道我还能拦着?”

 

魏无羡道:“既然含光君能去,那你再帮我请一个人。”

 

金凌道:“谁?”

 

魏无羡道:“聂怀桑。”

 

金凌道:“你请他干嘛?”

 

魏无羡道:“有面子啊,莫玄羽在地下也安心。这可是你登任家主后,四大世家家主第一次在金麟台齐聚,好好办哟!”

 

金凌白了他一眼道:“后天行礼,你还嫌我这里不够忙的。”他把桌上的一串银铃拿起来,道:“你上次让思追送过来的是什么东西,连温宁都不敢靠近我。先前在封阴冢也是,袭击我们的阴灵好像都不敢近我的身。”

 

魏无羡笑了笑,淡淡道:“很早就想给你了,你就收好吧。”

 

金凌伸手就回了魏无羡胸口一下:“谢了啊!”

 

魏无羡扑过来就把金凌的脑袋撸成炸毛:“你个臭小子,敢袭击我。”

 

金凌被他压在腋下大喊:“我是你宗主!”

 

魏无羡伸手就在他屁股上一巴掌:“你是我小祖宗!”

 

 

 

 

午膳后,魏无羡便拉着蓝忘机进了芳菲园,一路穿花拂柳,进了仙子洞。

 

魏无羡行了一个大礼,道:“齐前辈,晚辈又来看您啦。”

 

幽蓝之光闪过,那缕身材高大的魂魄如从虚空渐行而来。

 

魏无羡介绍道:“这是我的道侣,姑苏蓝氏蓝忘机,可是位行侠仗义、逢乱必出的仙门名士,人称含光君。是不是长得跟神仙一样?”

 

蓝忘机微微拍了魏无羡一下,端端正正行了一个尊礼。

 

那缕魂魄道:“姑苏蓝氏……蓝愈可还好?”

 

蓝忘机顿了顿,道:“……家父早已过世。”

 

那缕魂魄叹道:“但见时光流似箭,岂知天道曲如弓。我曾以为,自己走得比他们都早,如今旧友们皆成一抔黄土,我却能以一缕残魂存于世间。岐山温氏后人造下这些孽,如何对得起先祖。”

 

 ———————————————————————

其实现实生活中结了婚,也就是晚上能见个面。所以我其实挺喜欢写忘羡在被窝里聊事情这种套路,觉得十分之温馨。链接是第一个小人👃

 

辅导儿童作业,真的气得我肝痛……都少写了两千字……本来想走到含光君看到朱砂痣都没走到。

打勾勾:

莳花女(TBC)

金凌的铃铛(TBC)

关于方梦辰,帮你们回忆一下:

1、另一名年轻的修士也站了出来。他朗声道:“魏无羡,我就不问你记不记得了。我父母都是死在你手下,你欠下的血债太多,肯定也不记得他们两位老人家了。但是,我方梦辰不会忘!也不会宽恕!”——应该那时候还比较小。

2、在伏魔洞羡羡帮众人引开凶尸之后:

忽然,人群中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谢什么?”

    蓝思追等人回头望去,发话的人,又是那方梦辰。

    只见他站了起来,一脸愤怒地道:“这算什么?”

    蓝思追迷惘:“什么算什么?”

    魏无羡和蓝忘机也望向他,方梦辰厉声道:“我问你这算什么?赎罪吗?!你们心里该不会都真的开始感激他了吧?!”

    而伏魔洞里,一片死寂,连窃窃私语都听不到。

    众人此时心头的滋味实在是不好受。

    大张旗鼓来围剿,结果反倒被围剿了。摇旗呐喊要除害,最后还要靠“害”来救自己的性命。

    真不知究竟该说是滑稽、是诡异、是尴尬、还是莫名其妙。只觉得在这场大戏中义愤填膺、上蹿下跳的自己,着实不怎么风光体面。

    对着魏无羡说感激?似乎太不像话;可毕竟是为之所救,直接说完全没有感激,仿佛也不合适。这种情况下,最好的办法,好像只有保持沉默了。

    见无人应答自己,方梦辰更加愤怒了。他一剑刺出,道:“惺惺作态地做点好事,表示自己悔过了,就可以一笔勾销你手上的累累血债了吗?!”

    魏无羡闪身避过。旁人有来劝解的:“方兄!你别激动,算了吧……”

    那人话一出口,立即觉察自己说的不对,方梦辰果然双目发红了。他道:“算了?!什么叫算了?杀亲之仇,你说算了就算了?!”

    他大声质问道:“魏无羡杀了我父母,这是事实,可为什么他现在却好像变得像个英雄一样?!做点好事,转眼就能让人忘掉他干过什么吗?那我父母算什么?!”

原著写到这个程度其实就可以了,很真实。不可能因为魏无羡救了这些人,这些人就真的永不提起魏无羡当时在不夜天的人命债。哪怕他已经死过了。

毕竟很多伤痛是死都抹不掉的。

————————————————

公司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