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矿粉厂电话:18526678933

鹿鼎记别传苏荃篇_苏荃:闹乱君臣百万般 —— 兼谈周芷若 – 金庸江湖

更新时间:2021-03-03 00:06

西方女子琵琶仙,

                                           皎皎衣裳色更鲜。

                                           此时浑迹居朝市,

                                           闹乱君臣百万般。

                                          ——   《推背图》

 

 《倚天屠龙·后记》中,金庸谈到:“中国成功的政治领袖,第一个条件是‘忍’,包括克制自己之忍、容人之忍、以及对付政敌的残忍。第二个条件是‘决断明快’。第三是极强的权力欲。张无忌半个条件也没有。周芷若和赵敏却都有政治才能,因此这两个姑娘虽然美丽,却不可爱。”

末一句,是否可以理解为:搞政治的女人,不可爱,太可怕,要不得的?

赵敏还好些,至于周芷若小姐,十足具备“中国成功的政治领袖”三要件。

不要把一切责任推到灭绝老太头上,灭绝让她谋取《九阴真经》,何尝教她觊觎皇后的宝座【注1】?就像2005年李安妮说的,“老人家(安妮之父,登辉)叫你们(水扁、楚瑜)去相亲喝咖啡,可没叫你们上床。”

想做皇后,也还罢了。周芷若会以自己皇后身份为满足?

比附历史人物,与周芷若最相似的,应为吕雉女士。

周芷若意图扶持、劝服张无忌做皇帝,张无忌登基建极,周芷若亦不会以统摄六宫母仪天下为满足,牝鸡司晨干预朝政是可以完全预期的。

看吕后的政治手腕,其险其准其狠,像不像周姑娘的“九阴白骨爪”?

可惜了,“像张无忌这样的人,任他武功再高,终究是不能做政治上的大领袖,……最后必定失败。”(《倚天屠龙·后记》)周姑娘一副好身手,却无凭藉,难能尽情展露。

金庸十五部小说中,“有政治才能,虽然美丽,却不可爱”的女士,除了周芷若,复有苏荃。

       苏荃,这个女人不简单。既具政治才能,更不乏政治野心。

 

  

       洪夫人缓缓道:“很久很久以前,我心中就在反你了。自从你逼我做你妻子那一天起,我就恨你入骨。你……你杀死我好了。”(花城版《鹿鼎记》1689页)

       苏荃嫁老洪,非出本意,这个可以确定无疑。至于洪安通如何“逼”使苏荃为妻,细读《鹿鼎》,很不像是黄世仁对喜儿的那种“逼”法——苏荃没那么无辜——倒 更像阳顶天教主之逼迫成昆的师妹,“阳顶天暗中也在私恋我师妹,待他当上明教教主,威震天下,我师妹的父母固是势利之辈,我师妹也心志不坚,竟尔嫁了他, 可是她婚后并不见得快活……”(《倚天屠龙记·一九·祸起萧墙破金汤》)

       苏荃的武功,还算高明,与洪安通却不是同一路数,显是婚前别有师承【注2】。想当年,洪安通教主既已威震天下,苏荃的父母(或师父)固是势利之辈,苏荃自己也是心志不坚,竟尔嫁了他,可是她婚后并不见得快活……

      因为“洪教主近年来修习上乘内功,早已不近女色”,苏荃比阳夫人,只有更加的不快活。

      苏荃又比阳夫人更“阴”,不妨称之为“阴夫人”。阳夫人一切的不开心、不快活,都写在脸上,未加遮瞒。苏荃不同,她掩饰得甚是周密,“恨你入骨”,却全然不为“你”知。

      小说谈到洪、苏二人,“伉俪之情虽笃,却无夫妇之实”。这话,倒过来说更合适些,“虽无夫妇之实”,苏荃却成功地造成“伉俪之情甚笃”的假象。迷惑了局外人,更迷惑了洪安通。

 

 

      洪教主逼婚,还有另一可能。

      苏荃做了教主夫人之后,对于发展新教徒工作,极其热心,唯恐不及。之前的神龙教,也还是要得补充新鲜血液的,不及后来那样大张旗鼓罢了。

       苏荃“不过二十三四岁年纪”,很可能几年前的苏荃,年少轻信,误入神龙邪教,而为教主盯上。教主微露圣意,自有狗腿子主动负起穿针引线给苏荃做思想工作的责任。不消说,工作总是可以做通的。

      当时的苏荃,可能很是纠结,多费周折,这才许嫁教主。办事的狗腿子很实诚地将这一过程告知教主,是否将因此深得教主赏识?呵呵,那只能自触霉头。洪教主会 因此感到很没面子,而这样没面子的事就这狗腿子知道,每次见他难免觉出几分羞惭,找个由头将此人贬黜,甚或杀之,洪安通这种性格的人,也不是干不出来的。

      苏荃嫁他,非出本意,这是洪安通所不能了解的事。这个人极度自恋,他自我崇拜,自我迷信,崇拜自己,还以为满世界的人都应该忠于他、爱他呢。     

 

 

     苏荃“反”洪安通、“恨”洪安通,她在神龙教一意摧残洪教主旧部,只为搞垮神龙教?

     当然不是。

     苏荃不是要推倒神龙教,她要继承神龙教,继承一个“老家伙”死绝了的神龙教。

     “老家伙”们曾以“大家奉你为神龙教的教主”,试图“诱得韦小宝去杀了教主和夫人”。心下却是盘算“只消渡过难关,谅这小小孩童就算真的当了教主,也逃不过众人的掌握。”(755页)

       同样道,洪安通一死,“谅苏荃这婆娘就算真的当了教主,也逃不过众人的掌握。”

       老家伙们不死,苏荃甭想切实掌控神龙教。

       无根道人代表神龙教全体的“老兄弟”,向教主与夫人哀求“饶了我们几十个老兄弟的性命……叫我们老头儿一起滚蛋罢”,此议深获洪夫人苏女士嘉许,叹为“异想天开之至!”无根道人也还不笨,明白了,“原来教主( !)和夫人非将我们尽数诛戮不可。”

      老家伙们不死,而洪教主一死,他们随时可以再回神龙岛。

     “老兄弟”处理得差不多了,苏荃是否打算让洪安通自然死亡,这事儿不能说得太细,不谈了。

      假如无根道人这些“兄弟”被集体解决,之后的神龙教,实力势将大减。但是,掌握了“精神原子弹”【注3】的数万年轻教徒,仍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以此为凭借,“苏教主”亦可威福自用,称霸一方。

      其时“天下已集”,神龙教在中原已无多大发展前途,“此世界非我世界”,苏荃是有这样的眼光的,不妨效法虬髯客,离开蕞尔神龙孤岛,统率教众,战取一个大的岛国,例如吕宋。如此一来,就不会有2010年港人被劫被杀事件发生了。

     苏荃自然再不会成为韦小宝的七个妻妾之一。如其对韦小宝仍有兴趣,满可以把他弄来,作为七个或七十个面首之一,纳入后宫,亦可令后世的女权主义者扬眉吐气。

     不亦快哉!

 

 五

 

     苏荃对韦小宝,第一印象甚好。苏荃最渴慕的,是继任为教主的合法性,这个,韦小宝给她带到了。

    “洪 夫人笑道:‘白龙使,听说你在五台山上见到一块石碣,碣上刻有蝌蚪文字?’韦小宝躬身道:‘是!’……眼望拓文,大声背诵陆先生所撰的那篇文字,……背到 ‘仙福永享,普天崇敬。寿与天齐,文武仁圣’那四句时,将之改了一改,说是‘仙福永享,连同夫人。寿与天齐,文武仁圣。’这‘连同夫人’四字,实在颇为粗 俗,……洪夫人一听到这四字,眉开眼笑,说道:‘教主,碣文中果真有我的名字,倒不是白龙使胡乱捏造的。’”(《鹿鼎记》759页)

     此文一出,立时显示了它的极大威力:

    “厅上教众齐声高呼:‘教主仙福永享,寿与天齐。’无根道人等老兄弟也自骇然,均想:‘教主与夫人上应天象,那可冒犯不得。’”(759页)

    “无根道人等老兄弟”何等奸狡,碣文对他们的冲击力震撼力尚且如此之重,况是对于那数万涉世未深轻信盲信的年轻教众?

     这篇碣文的版权,不属“上天”,而属陆高轩,又遭韦小宝改窜(加入‘连同夫人’四字)。无根道人等老兄弟,后来可能知道实情,也可能相信实情。可那几万名年轻教众不会知道的,知道了,也不肯信。

      一旦“上天”有要事须与洪安通相商,将其召去,洪安通留下的神龙教,自然应归苏荃掌理,此是“天命”。

     苏荃一再强调韦小宝与“上天”之间的密切关联:

   “上天派了你这样一位少年英雄下凡,前来辅佐教主。”(754页)

   “洪教主道:‘白龙门掌门使钟志灵叛教伏法,咱们升这少年为白龙使。’……韦小宝道:‘我叫韦小宝,江湖上有个外号,叫做小白龙。’……洪夫人喜道:“你瞧,你瞧!这是老天爷的安排,否则哪有这样巧法。”(754页)

    “洪夫人喜道:‘你肯自告奋勇,足见对教主忠心。我知你聪明伶俐,福份又大,恐怕正是上天派来给教主办成这件大事的。’(762页)”

     如此,方可强化韦小宝所发布的碣文的神圣性、公信力。

     一直到韦小宝统领清兵前去炮轰神龙岛,陆高轩与胖头陀“骑了快马,日夜不休的赶回神龙岛禀报”苏荃仍是坚持认为:“白龙使耿耿忠心,决不会这样的。”(1365页)

      韦小宝的“忠心”要是出了问题,由他发布的“天命”,可就悬了。人们总是愿意相信对自己有利的,而拒绝相信不利于己的消息。

 

 

     韦小宝的手腕,很有几分不入流,但苏荃有眼力看出这种手段的潜力与杀伤力。在政治操作上,她才是真正能赏识韦小宝的“知己”,二人互相欣赏: 

    “苏荃笑道:‘很是,很是。小宝做官的本领高明。……’韦小宝笑道:‘荃姐姐倘若去做官,包你做大官,发大财。’苏荃微微一笑,心想:‘神龙教中那些人干的花样,还不是跟官场上差不多?’”(《鹿鼎记》1764页)

      韦小宝与苏荃,都能在复杂的情势下做出正确的判断。韦小宝靠直觉,而苏荃靠对局面的精确算计,是“精算师”性格。

      大政治家,往往具备第一流的直觉,就像张良眼中的“沛公殆天授”也。

      韦小宝初入神龙岛,对神龙教内幕两眼一抹黑,却能大投洪安通、苏荃所好,为苏荃的继任提供了“教权天授”的合法性,也使韦小宝自己占据最有利的地位。他所凭藉的,纯是直觉。

      韦小宝未曾深思熟虑,在一日之间,就做出了“老子不干了”的英明决定,靠的,还是直觉。

      此前,稍早,苏荃曾有所讽谏:

     “韦小宝在舟中和七个夫人用过晚膳后坐着闲谈。苏荃说道:‘小宝,明儿咱们就到淮阴了。古时候有一个人,爵封淮阴侯……’韦小宝道:‘嗯,他的官没我大。’苏荃道:‘那倒不然,他封过王,封的是齐王。后来皇帝怕他造反,削了他的王爵,改封为淮阴侯。这人姓韩名信,大大的有名。……这人本事很大,功劳也很 大,连楚霸王那样的英雄,都败在他手里。只可惜下场不好,给皇帝和皇后杀了。’韦小宝叹道:‘可惜!可惜!皇帝为甚么杀他?他要造反吗?’苏荃摇头道: ‘没有,他没造反。皇帝忌他本事了得,生怕他造反。’……”(1966页)

在《刘邦转世?阿扁前身?——第三只眼观鹿鼎》一文中,我曾论说:韦小宝如不退隐,下场多半不妙。

苏荃得出这样的结论,显然不是如韦小宝那样一时兴起,而是经过长期的周密的思考。

终于: 

   “韦小宝大声道:‘……不干了,老子说什么也不干了!’苏荃见他神情失常,软语劝道:‘在朝里做官,整日价提心吊胆,没什么好玩。天地会的香主也没什么好当 的。你决心不干,那是再好不过。’韦小宝喜道:‘你们也都劝我不干了?’苏荃、方怡、阿珂、曾柔、沐剑屏、双儿六人一齐点头,只建宁公主……    ”(1977页)

   在韦小宝做出决定之前,他的七位夫人,开过会议,专门讨论此事,已然基本达成一致意见。

   会议的召集人、话题的发起者,必是苏荃。

   前一次,也是如此:

“苏荃缓缓摇头,道:‘风际中做奸细,确是咱们杀的,圣旨里的话没错,就只多了陈近南三字。’韦小宝急道:‘……唉……你见了圣旨,怎不跟我说?’苏荃道:“ ‘咱们商量过的,圣旨里多了陈近南三字,你如知道了,一定大大的不高兴。’韦小宝知道所谓‘咱们商量过的’,便是七个夫人一齐商量过了,转头向双儿瞧去, 双儿点了点头。 ”(1891页) 

 

 

苏荃的政治眼光与才干,前后一贯。苏荃的性格,在《鹿鼎记》的前半部与后半部,却是有些断裂。

前半部的苏荃,杀伐决断野心勃勃。一旦神龙教解体洪安通身死,苏荃怀着孩子随韦小宝而去,此后竟是洗净铅华,再世为人。往昔的风光,不复记忆。

一切的心机算计,从此弃置不用。要用,也只用在了房闱床笫之间。

苏荃实在比周芷若更可爱一点。

 

        【注 1】“周芷若叹道:‘彭大师这话当真半点不错,你怎能轻身冒险?要知待得咱们大事一成,坐在这彩楼龙椅之中的,便是你张教主了。’韩林儿拍手道:‘那时候 啊,教主做了皇帝,周姑娘做了皇后娘娘,……’周芷若双颊晕红,含羞低头,但眉梢眼角间显得不胜欢喜。……张无忌只道:‘不可,不可!我若有非份之想,教 我天诛地灭,不得好死。’周芷若听他说得决绝,脸色微变,眼望窗外,不再言语了。”(花城版《倚天屠龙记》1305页)

        【注2】“洪夫人道:‘教主,我这美人三招是师父所授,当年经过千锤百炼的改正。……’”

   【注3】 “陶红英摇摇头,缓缓的道:‘我师父说,神龙教所传的武功千变万化,固然厉害之极,更加难当的,是他们教里有许多咒语,临敌之时念将起来,能令对方心惊胆战,他们自己却越战越勇。……听了咒语之后,全身酸软,只想跪下来投降,竟然全无斗志。’”        三联版《鹿鼎记》616页:“十余人齐声念诵:‘洪教主神通护佑,众弟子勇气百倍,以一当百,以百当万,洪教主神目如电,烛照四方。我弟子杀敌护教,洪教主 亲加提拔,升任圣职。我教弟子护教而死,同升天堂!’突然间纵声大呼,疾冲而出。……这些人在这顷刻间,竟然武功大进,钢刀砍杀,短枪刺到,都比先前劲力 加了数倍,如痴如狂,兵刃乱砍乱杀。……”

公司新闻